第66章 (1/2)

似是无声的邀请,又似……

隐秘的期待。

只可惜他家徒弟会错了意。

楚浔轻笑一声,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萧清毓的鼻尖,撑在他身上居高临下道:“莫要紧张,毓儿,呼吸。”

果然他家徒弟听了这话更为紧张,便连眼睫都微微翕动,肩膀亦随眼睫抖动的幅度一起一伏,艳丽的唇瓣被他咬得水光潋滟,分外诱人,恍若一只受惊的小鹿。

师尊距他的距离愈发近了。

萧清毓只觉自己整个人都化作一团柔软的棉花,四肢百骸软绵得似乎不属于他自己。

萧清毓不知他是谁,又身在何处,仿佛他的世界里,唯余上方的师尊。

慌乱之中,萧清毓仓皇无措地闭上了眼。

视觉封闭以后,其余感觉便愈发清晰,他满耳都是师尊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以及不疾不徐的呼吸声。

师尊之镇定与他的慌乱形成了鲜明对比,两相比较之下,便愈发显得他心思不纯。

只是萧清毓等待许久,都未曾等到他期待已久的湿润触感。

……只等到了师尊微冷的额头。

“这些话不便被天道听见,为师只好这般说与你听。”楚浔微冷的神识自两人额上相接之处清晰地传入萧清毓识海之内,与萧清毓神识相缠。

萧清毓微微一怔,心底泛起些微妙的酸楚和失望,但师尊毕竟是为他好,在与他分析他的事情,这般微妙的心思只是生出了一瞬,便被他悄然拂去。

但这一瞬却是无法瞒过与他神识相缠的楚浔。

“噗,”楚浔语气里满是笑意,“怎么有你这么傻的,被人卖了还赶着帮人数钱呢。”

萧清毓给他这话闹得愈发迷糊。

“不逗你了,”楚浔正色道,“这些话说出来或许大逆不道,不为世人所容,你可能未必相信,不过毕竟与你性命相关,我不得不说。”

“天道……也未必是好的。”

“你且想一想,你于混沌之中所见诸事,有哪一件最后成真呢?”楚浔轻叹口气,认真解释起来,“你可曾想过,此间诸事,皆为天道安排,而天道的目的,尚未可知。”

“……师尊?”楚浔这话着实叫人震撼不已,萧清毓又是在修中长大,对天道有着骨子里的尊崇,一时间神色怔忪。

“你说萧氏借天道预知将来之事,这才有恃无恐,然而此事并不如此简单。他们与天道预示之下做出如此行径,本以为可以凭其预知之力安枕无忧,殊不知,此事或为天道刻意为之。”

“天道看似在助人,实则是在操纵世间之人,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正是因萧氏一族在天道意旨之下,发觉此事有利可图而未有风险,结果反倒落入天道圈套。”

他这一言论着实大胆,若是换作旁人听了恐就会立即“暴跳如雷”,怀疑楚浔别有居心,也唯有萧清毓对他全心信任,这才在听到的第一时间不会下意识地反驳,而会稍稍思考一二。

不过,这话他也是断然不会说于旁人听的。

果然萧清毓阖目思索片刻,猛然睁开了眼,眼底一片清明。

“师尊之意,是说天道授意不过假象,而世间诸事真正的发展行迹,不过众人行事之结果么?”萧清毓喃喃道,“而这一切结果,才是天道的本意?”

“怎、怎么可能!你不要听他妖言惑众!”萧清毓识海之内,噬灵藤似是受到了极大冲击,歇斯底里起来。

他的反应自然也无法瞒过与萧清毓神识相缠的楚浔。

“我唤你一声前辈,是因为他敬重你,而你也的确为他着想,”楚浔神色不动,并不生气,语气亦很是平静,“但这不是你对我二人之事指手画脚的理由。”

“我所言之事出真是假,他自然能够判断,我也不欲争辩,”楚浔悠悠道,“不过么,我还是要提醒一句,故步自封,自以为是,可不是修道之本。”

“……你!”噬灵藤恼羞成怒,还要再辩,却被萧清毓冷冷一声喝止。

“够了。”

“我不懂你究竟为何对师尊有如此之大的恶意,但不管如何,都到此为止好吗?”萧清毓深吸口气,“我尊您为前辈,一来是景仰你庇护万绝谷万木的胸襟,二也是不愿给你造成束缚,你我并无契约关系,我也不过履行我那日所说,带你看看外面的世界。你若心有不愿,只管去留随心,我不会有半个字的反对意见!”

“毓儿,”察觉到萧清毓心绪激烈动荡,楚浔稍一侧身,只以一手撑在他的腰际,另一手自衾被之下探入,将萧清毓的手轻轻握住以示支持,“够了毓儿,莫要冲动。”

噬灵藤于萧清毓而言本是一大助力,更是原著中他的重要底牌,若是当真因为他的缘故失去了这一张底牌,着实得不偿失。

萧清毓却恍若未觉,似是铁了心要与噬灵藤将个清楚。

“你几次三番挑拨我与师尊的关系,究竟意欲何为!”

“够了毓儿,冷静点。”楚浔的额头与他分开,而后将另一只手也撤了下来,放任自己压在了萧清毓身上,以手覆住了他的双眼。

下一瞬,一个不带一点意味的吻落在萧清毓唇瓣之上。

作者有话要说:萧清毓:我心慌了,要师尊亲亲才能好!

感谢在2021051406:13:492021051423:59: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煮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煮雨4瓶;住北偏北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4章共枕(二更)

“唔,师……”他刚要说话,就被师尊温柔的吻堵住,全部话语都咽回了嗓子里,只能从喉间溢出几声细碎的呜咽。

唇上触感冰凉柔软,如一抔清冽寒泉,与师尊一般,虽然性子清冷,却对他最是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