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1/2)

这下萧清毓清楚地知道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懊恼地深吸口气,萧清毓试探地顺着师尊的经脉探入一丝灵力。

……只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不见半分灵力踪影。

一时间,萧清毓心中巨石竟隐隐落下。

还好师尊果真没了灵力。

萧清毓自知这一想法虽然有些罪恶,但师尊没有骗他这一点,便叫他无比欢欣。

他眼底闪过一丝墨色。师尊还是没有灵力的好,这样,师尊就不会轻易离开他了。

见师尊睡得还沉,萧清毓强忍痛楚努力侧过了身,大着胆子吻上了师尊眼底的青黑之处。

他不通人事,行事只凭心意,甚至不知这一举动是什么意思,只是本能地吻上师尊眼尾肌肤时,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

这是他一个人的师尊。

一想到这一点,萧清毓便觉自己的理智都要发狂。

下一瞬,楚浔睁开了眼。

萧清毓意识混沌,还未与他分开,甚至不知师尊已醒,只是吻得忘形,贪恋师尊冰冷的温度。

“……毓儿,”楚浔直起身来,避过萧清毓的动作。嗓音微哑,眸色愈发墨黑,定定地望着他家“不谙世事”的小徒弟,沉沉地叹了口气,“不要闹。”

楚浔顿了一顿,语气微妙地补充了一句:“更莫要惹我。”

萧清毓尚未回神,只是木木地看了楚浔两眼,面颊立时通红一片。

他、他偷偷亲近师尊,还、还被师尊抓包了?

萧清毓耳中唯余师尊所说“惹我”二字,闷闷道:“我不惹师尊了,师尊不要生气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萧清毓:呀,师尊睡着了!偷偷的啵一口!

楚浔:装睡好累,他亲得好差劲,好想自己上嘴教。

感谢在2021051223:59:042021051406:13: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礼磕生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煮雨10瓶;随风5瓶;在拔萝卜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3章生气(一更)

眼角的湿意叫楚浔有如万蚁噬心,浑身都泛起一丝异样的酥麻,偏偏这家伙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无知无觉,眼神依旧清澈无比,若非他脸上明显不正常的红晕,楚浔几乎要以为他是在“懂装不懂”,就想骗自己上套。

楚浔轻叹口气,指尖在眼尾被他吻过的地方揩了一揩,他本来是有些留恋那里的触感,但萧清毓见师尊叹气,又似在自己亲过的地方擦了擦,像是、像是很嫌弃自己的样子……

他原本因亲近师尊而有些“眉飞色舞”的神采都微微一黯。

楚浔怎会不知萧清毓自己又经历了怎样一番“天人交战”,失笑道:“没有嫌弃你。”

“真的么?”他家小桃花小心翼翼道,生怕一个不慎就真要惹怒师尊,“师尊不要生气……我、我不惹师尊了。”

“真没生气,为师与你说笑呢,你再惹我,”楚浔喉头一动,嗓音喑哑,“我也不生气。”

萧清毓仍是一团懵懂,看得楚浔心中一软。

楚浔避过他蒙昧的眼神,心里有些罪恶,只好暂时将这个略微有些露骨的话题揭了过去,摇了摇头道:“身上好些了么?”

他其实自萧清毓搭上他的腕子时便已醒转,但萧清毓毕竟无法真正知悉他的景况,他也不怕萧清毓的探查,倒不如装作未醒的样子,也好叫他家徒弟定一定心。

萧清毓刚想坐起证明给师尊看,身子才稍一扭动,便有一阵钻心痛楚游走于每一条经络之中,没忍住“嘶”了一声。

“莫要逞强了,且先躺好,”楚浔将他按在床上躺好,蹙眉道,“还是再歇会儿吧。”

萧清毓勉强摇了摇头,小声道:“歇得够久了……”

顿了一顿,他精致的眉眼中忽而多出些别样的神采,白皙如玉的耳垂亦染上了一抹艳丽绯色。

轻咳一声,他不好意思道:“想、想和师尊说说话……”

楚浔微微一哂,无奈道:“说什么?”

萧清毓沉默片刻,他心中虽亦有千言万语,但话到了嘴边却是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他既想向师尊诉说心中懵懂心思,奈何实在羞赧,不能说之于口。又想问问师尊那日夜里之后诸事,但怕从师尊口中听见“不合他心意”的答案,抑或受到师尊欺瞒,倒不如装作什么也不曾看见,如此两个人都不尴尬。

“这几日桃花坞可还安稳?”萧清毓终是挑了个不那么危险的话题,“城主府之事实在诡谲,暴露出来之后,应要引起动荡吧。”

楚浔听见他这般言语,稍有讶异,转念一想,倒也略微猜到了萧清毓的心思。

“的确如此,”楚浔唯一颔首,正色道,“不过因着城中大阵的影响,加之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俗之人,轻易离了桃花坞的庇佑,恐难以自保。此地虽有些混乱,却暂时无人逃跑,不过也是人人自危。譬如这家客栈,已是谢绝来客,闭门不开了,街上其余店铺,亦是大抵如此。”

萧清毓眼中迷茫一闪而过,迟疑道:“此事到底因我二人……因我而起,如此毁坏一城安危,让全城百姓失去庇佑,亦非我之所愿。”

楚浔揉了揉他的发顶,语气温和:“莫要多想,萧氏一族盘踞于此已久,看似庇护一城百姓,实则不过食人之禄,受其供奉,更掠夺一城之灵力,等于断人仙缘,今日之事虽有那女鬼寻仇之因,但究其根本,不过咎由自取,与你无干。”

萧清毓闻言却并未展颜,眉头反而皱得更紧,迟疑道:“萧氏一族胆大妄为至此……就不怕天道惩罚么?”

他抬眼望向窗外天幕,喃喃道:“还是说,正是因为可以借天道预知将来之事,才如此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