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2/2)

“嘿嘿,这位客官别急嘛”店小二谄媚一笑,引着二人上去,“还是上次那间上房可好?”

他的目光落在二人交握的手上,道:“咳咳,这回、这回总不用开两间房了吧。”

楚浔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店小二这才将他的嬉皮笑脸给收了起来,领着二人上了屋去。

“您二位稍待,小的一会儿就将酒菜给端上来!”

直至两人在熟悉的桌边坐下,萧清毓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他与师尊,竟是一路在众人眼皮子底下牵着手上来的。

……他、他都干了些什么啊!

“安心,不会有人说什么闲话的,”楚浔轻飘飘道,“莫慌,还是正事要紧。”

“啊?哦。”萧清毓的注意力立即被“正事”转移,正色道,“先前于正殿之中,母亲的玉像之下,的确……看到了些事情。”

接着,他便将自己突然找回的记忆一字不落地描述给了楚浔,尤其是那来路不明的“阿妩”,以及母亲对他的教诲。

……只是略去了母亲对师尊的评价。

楚浔对萧清毓的性子了如指掌,注意到了他稍稍有些飘忽的眼神,便知自家徒弟应是有些事瞒着他,不过他既不愿说,想来也只是他母亲叮嘱于他的私事,自己不便过问。

“你说,你唤那女子为姨姨,”楚浔立刻抓住了重点,“而她又称呼你的母亲为主上?”

那女鬼与楚浔相斗时,唤桃花娘娘为“姐姐”,与“姨姨”的身份倒是对上了号。

见萧清毓点了点头,楚浔便道:“如此便是了。或许,她正是那个想要你性命的女鬼。”

他所经历之事是不可能说与萧清毓听的,不过好在还有许多蛛丝马迹,可以解释他的猜测。

“可、可那女鬼的脸,与那姿仪端方的女子全然不同。”萧清毓回忆起女鬼看自己的眼神,其中不仅是厌恶,更是除之而后快的怨毒,而那女子虽也不喜他,但至少不曾到了想要将他绞杀的地步。

“那女鬼是画皮鬼,形貌可以随意捏造不是么?”楚浔提醒道,“你仔细想想二人身量,可是相仿?”

萧清毓沉吟片刻,缓缓点了点头。

“你也提及,她见到你母亲时,面上有一丝泛红……”

楚浔说得隐晦,“情窦初开”的萧清毓却是“一点就通”,立即就产生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联想。

“师、师尊……?”萧清毓尴尬地咳了两声,“你是说,咳咳……”

楚浔点了点头道:“不错,所以她才恨你。只是我一时间也搞不明白,她为何要助你血脉复苏,后来却要痛下杀手。”

“她不是为了助我,”萧清毓平静道,“先前我亦有些迷惑,现在想来,许是母亲那时与我所说的一切,都不曾瞒过她。如此一来,那漫山遍野的桃花中都掺了异物,也就有了解释。正是她的手笔,欲要将我的体质重新激发。”

“正是因着我母亲曾说,倘若我成年以后体质暴露,便要招惹祸端,”萧清毓叹了口气,眼神中有一丝迷茫,“如今看来,我母亲所说之事竟是半分不差,的确给我招来祸端,只是不知,究竟是因我体质暴露被天道盯上才有这等祸事,还是仅是人为罢了。”

“是人为,”楚浔将他的手握住,斩钉截铁道,“你听我说,这世上哪有什么天道,不过都是巧合罢了。”

楚浔强行扳过萧清毓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而巧合,都,是,人,为。”

见他家徒弟眼中的迷茫仍未退去,楚浔便伸手环住他的肩膀,而后双手沿着他的腰线一路下行,直至将人搂进怀里。

萧清毓体质觉醒以后,身子便愈发敏感,师尊的手甫一触及他腰上软肉,便叫他身上一阵战栗,立即被师尊分去了大半注意,眼尾都带上了些许水光。

“世间本无天道,你不必惧怕于虚无缥缈的东西,”楚浔在他耳边郑重道,“只要你我师徒二人在一处,又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呢?”

这话虽是诚恳劝诫,实则也是隐隐蛊惑。

蛊惑他的好徒弟,带上他一起走那条逆天之路。

楚浔心知萧清毓已打定了主意要与天相斗,但,却只是他一人与天相斗罢了。

按萧清毓的性格,只怕是一面不想拖累自己而挣扎抗拒自己的靠近,一面又实在难以违背心底想法,定然十分痛苦。

“为师知晓此乃通天歧路,坎坷无数,但……这又有何关系?”楚浔温柔地哄他,“毓儿,你说对么?”

萧清毓沉浸于师尊的温柔之中,恍恍惚惚地在他怀里点了点头,喃喃道:“对、对的。有师尊在就好了。”

下一瞬,门边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只是两人上来时,一个浑浑噩噩几乎是“任人宰割”,一个忙着“牵人”的手,都不曾怎么认真关门,故而这门实则不过虚掩,门外之人叩门时稍一用力,便被推开。

而此刻两人尚维持着温存相拥的姿势,旁人见之十分暧昧。

也的确就是暧昧。

店小二推门而入时,见到的便是这一番景象。

“……二位客官抱歉小的什么也没看到您二位继续小的这就不打扰了顺便帮您二位把门关好!”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竟能一连串儿吐出这么多字来,还不带换气的。

“回来,把酒菜放下,然后再带上门出去,”楚浔面不改色,冷静地将怀里的人放开。

店小二八卦天性立即发作起来,目光不自觉地落在萧清毓泛红的脸颊与艳丽的眼角之上,喉头一动。

下一瞬,楚浔便将他家徒弟挡住,似笑非笑地看了店小二一眼,“不知店家看见什么了?”

“没、我什么也没看见!”店小二意识到了楚浔语气中的不善,一面腹诽这“软饭男”好大的独占欲,一面自觉地闭上了眼睛以证“清白”。

“看来店家的眼神不好。”楚浔神色自若,悠悠道。

“嗯,小的眼神老不好了,”店小二迅速屈服道,说着他看了眼楚浔的神色,试探道,“那、那小的先、先撤了?”

楚浔一点头,店小二便立即逃也似的溜出了门。

“好了,酒菜既然上来了,你便将此处禁制加强一圈,莫要叫他人打扰了,”楚浔伸手在他泛红的脸上戳了一记,“别羞了,我们又没什么。师徒之间拥抱一下,不是很正常么?”

师徒之间相拥的确很是正常,只是能亲密至此,就不太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