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1/2)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烧饼酱40瓶;紫莺琉月10瓶;茨木5瓶;苔华、焦糖玛奇朵2瓶;洛盏仙、曲钰、在拔萝卜呀、cyzzzz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5章思索

“将其吸纳么?”萧清毓头脑中尚且十分茫然,此刻他身为灵体,无法吐纳灵力,而此处迷雾一望无垠又凝若实质,他又何谈将其吸纳而尽?

“此事许与你己身之道相关,为师与你体性、道法皆有不同,还是需得你自己仔细斟酌,”楚浔忧心他的处境,一面仍在安抚他的脊背,一面悄无声息地为他继续输送些许神识,替他周身的防护加厚一层,温和道,“你我二人尚且未至极处,你还不需着急,再多险难,为师亦陪你一起受着便是。”

不过此方地界到底与萧清毓己身相关,法则气息亦很不凡,而明风目前还无法破译法则之力,或许其的计算也会有差错。要不要听他的意见,决定权还在萧清毓自己手上。

迟疑片刻,楚浔补充了一句:“这也仅是为师的猜测罢了,你若有所觉,当以你自己的意志为先。”

“弟子自然是……更信师尊判断的。”萧清毓坚定道。

萧清毓感念师尊之心,虽也有意回馈一二,奈何此时师尊之神识正是用一分便少一分,不可太过拖延,只得暂且兀自于识海之中将己身之道演练起来。

从前,他以为自己之道,不过木之一道,与万千木属修士并无差别,唯独他的资质好上一二罢了,而后他眼界开阔些许,也不过是将木之道演化为了万木之道,增其广度却不曾增其深度。

而先时杜林来袭,他在师尊指点之下,悟出万物轮回之道的根基,又在万绝谷与噬灵藤对峙时,将生死轮回之道巩固些许,直至他可与万木同呼吸、共命运,如此,他之一道变得繁杂无比,却是仍旧不曾达到圆融。

他本就天资纵横,经过这一路历练打磨,更是将他的修为与心境都磨练到了极处,已是化元巅峰、近乎金丹的修为,似是随时都可以突破,可偏偏就有一层无形壁障阻隔其间,始终无法打破。

就好似是他之道法,尚存在些许瑕疵。

到了这桃花坞,不知为何他体内血脉便忽然奔涌起来,随时都有沸腾的可能,而他行功时显化而出的巨木,亦不再如往常一般不知种类,反倒有了具体形态。

那是一株桃花,只是其木尚未成熟,枝上花芽亦未曾开放。

即便有再多灵力浇灌,那树桃花也仍是含苞待放的状态,像是始终缺了一个契机。

冥冥之中,萧清毓似有所觉。

若能找到那一份契机,他己身之道便要更加明了,而与金丹期间的那一层壁障,也要就此打破。

在他不断推演、思索之时,在玉中幻境之内,无数桃花忽而围绕两人飞速旋转起来,其移动速度之快,几乎叫人眼花缭乱。

“嘭、嘭、嘭”那万千桃树经不断碰撞,逐渐互相融合,最终汇成一株参天巨木,其形态一如萧清毓眼底那株,只是放大了无数。

最后,这一株余下的桃树,自觉地在此方幻境正中扎下根来,根茎向外快速扩展,其树冠亦在不断扩张,甚至将大半的天幕遮蔽起来。

而萧清毓之肉身以及其身前的楚浔,则恰好坐在树干之畔。

如此,竟像是这一株巨木正立在二人身后,默默守护。

树冠投下的阴影将萧清毓的脸几乎遮蔽,而楚浔则直接暴露于日光之下,春日温热的阳光直直洒在他眉目之间。

似乎就在两人之间,光明与黑暗划下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沟壑。

在两人背后,光与暗正不断向后延伸,直至将整座空间完全铺满,而后一并分割。

那光亮的一侧春和景明,桃花枝干在日光之下嵌上了一道金边,愈发显得优雅清贵,不染凡尘。

而阴暗的一侧,分明尚是白天,阴翳却不断聚拢,将半个空间都遮蔽起来,浓稠如墨黑正悄无声息地蔓延扩散。

两人此刻景况,竟是暗合了一阴一阳的天地法则。

楚浔眸色一暗。

他虽仙魔同修,但到底沾了魔气,充其量也只能代表阴之一侧,而他家弟子体性纯木,性子亦是刚直不阿,才当是阳之一道。

此间幻境本就受萧清毓潜意识的支配,如今这番景象,便说明了,萧清毓信他,更胜信过自己。

只怕他家傻徒弟一心以为是他一个人心思不纯,道心不稳又患得患失;而自己却是“冰清玉洁”,温柔体贴的好师尊。

潜意识里,萧清毓已是把所有错误,一并揽在自己身上。

在楚浔的腰间,那一方玉佩正微微翕动,似是雀跃地迎接着什么。

而双眼原本禁闭的萧清毓,此刻亦骤然睁开了眼,他双目仍旧无神,但眼底那一树桃花却愈发艳丽生动,看的楚浔呼吸一窒,险些就要移开脸去,斩断二人的联系。

不过楚浔心知这是萧清毓即将顿悟之兆,若是他当真有何动作而将萧清毓惊醒,他这弟子便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楚浔不敢断了他的机缘,只能强自按捺心中波澜,默默守在了他的身侧。

“我究竟还少什么呢……”萧清毓不断自省自问,神识将这近二十年来种种修行体悟一一扫过,意欲从中查漏补缺。

大道三千、无尽体悟纷至沓来,各自在他识海之内找到一席之地,暂时扎下根来,萧清逐一检阅过去,若是与他相得益彰之道,便用以印证己身之不足,而若于他而言毫无意义,至少暂时并无意义的道法,则被驱赶至各个偏僻角落,以待来日,再谈其他。

幻境之内,那株桃树正随着萧清毓的心意,低低轰鸣,每一声似乎都裹挟着不少的法则之力,栖居于楚浔识海之内的天狼随即撒起欢来,大肆汲取空气中流泻的法则之力。

而楚浔与他额头相抵,更是所获良多。

萧清毓于修行之上天赋异禀,一路走来,几乎毫无瓶颈,领悟力也是无比惊人,不论天道予他何种奖赏或是磨练,他都能从中获益颇丰。

其中有些道法于萧清毓而言并无大用,却与楚浔之道隐隐相合,如今,借两人相缠的神识和相接的额头,毫无保留地送与楚浔。

那些浩渺无比的信息一进入楚浔大脑,明风便自觉地背负起解析重任,争取能尽早破译此方世界的核心秘密法则之力。

萧清毓之肉身虽无意识,却因其天魂的思考体悟而自发将灵力运转起来。

他的灵力本该锁在体内,然则许是因他仍与楚浔神识相缠之故,便自两人额头相接之处汇入楚浔体内,而后在楚浔四肢百骸内游走一圈,最终汇集于楚浔丹田。

萧清毓身负法则之力,灵力亦是醇厚无比,如此进入楚浔体内,生生将其修为好生巩固了一回,甚至连楚为防露出破绽而许久不曾修炼的魔功都被萧清毓的“灌溉”强行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