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1/2)

然后就在每一次决定与萧清毓划清界限后一再破例,啪啪打脸。

若是在前世,他或许便已接受了萧清毓的感情,只是如今……

横亘于二人面前最大的问题,并非此方世界是否会因系统的捣乱而崩塌,亦非他对萧清毓的欺瞒与愧疚。

而是,他究竟是谁,萧清毓一心念着的师尊又是哪个楚浔。

不知不觉间,楚浔已很久不曾想起,自己并非原主,而是自未来世界而来的一抹孤魂。

说到底,还是萧清毓身上的吸引力太过特殊,叫他一点一点地适应了如今的身份。

他虽把原著里黑化之后杀伐果决、气势冷硬的男主,有意无意地按照自己的喜好改造成了而今这副乖巧易羞的模样,却也暗中被萧清毓所有的温柔体贴、明艳灵动和毫无保留的一腔热忱,从一名冷情冷性的科学家,改造成了如今这个险些陷入泥淖的,一心只为弟子着想的师尊。

“罢了,这便是一报还一报么?”楚浔心中泛起些隐秘的酸涩之意,但余味却又是甜的。

旋即,楚浔有些哭笑不得,暗暗嘲笑自己也被萧清毓带得“多愁善感”,怎么一下子就想了这许多。

不过这一番自省下来,楚浔到底还是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虽不如他家弟子一般火热和迫切,倒也……不排斥。

只是他尚有那与己身相关的问题未曾搞懂,自然不可轻易许诺。

萧清毓那副性子,若他刻意保持距离,只怕要陷入无休止的自我怀疑。

可若是他时不时予以一二回应,便不会寒了他家弟子的心。

也便唯有顺其自然一途。

楚浔从前虽也曾经历过形形** 的人或事,却是第一次勉强有了些患得患失的感觉。

他亦知自己如此似有“养鱼”嫌疑,不过他只养萧清毓这一朵小桃花,应当也不算很渣……吧?

“是、弟子明白了。”萧清毓轻咳一声,已是将面上的尴尬之色尽皆收敛下去,道,“果然还是师尊看得通透,是弟子犯傻了。”

“若是、若是没有师尊,弟子便、便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竟是既吞吞吐吐,又声如蚊蚋。

楚浔神色自若,道:“无妨,为师亦不过江湖经验比你多些罢了,此去或有危险,你且当心自身,为师还是那句话,一切且都以你己身安危为先。”

“唯有你好了……为师也才是好的。”

据楚浔对系统的观察和分析,若是萧清毓出了什么问题,这世界很可能就要崩塌,届时此方世界内所有居民,都要与世界一齐被碾碎!

听在萧清毓耳中,却是师尊在暗示于他,他自己比师尊更重要。

萧清毓耳根再度红透,眼底亦有一汪春水流转不休,叫人愈发心生怜惜。

而在楚浔识海之内,天狼再度气得跳脚:“本王给你出的主意,你不仅不说是本王的功劳,还拿去讨人家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天狼:你盗用我的创意去养鱼!渣男!

楚浔:胡说,我养的是小桃花。

等师尊搞明白自己的问题就能开窍啦!

接下来几天都会比较短小,作者菌考试周到了qaq

429恢复正常更新状态!

感谢在2021042514:59:352021042605:59: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几望゛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梓薰10瓶;紫屿、小书童、紫莺琉月、雅怀5瓶;路颂忆3瓶;洛盏仙、52064021、暮礼礼礼礼礼、住北偏北、欢恋、爱你一万年、啦吉芭岛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4章陪在身侧

萧清毓全身高度戒备起来,已然移至石壁之前,正要进去,楚浔忽而将他叫住:“为师观之此地灵力与你似有同源之意,恐与你血脉相关,待你进去之后,天道意旨许不会给以预兆,你当时时谨慎,切不可掉以轻心。”

“弟子省得。”萧清毓轻声应下。

经楚浔提点过后,他已然有所感应,此处空间之内,的确流泻着与他己身有些相若的莫测气息。

非是从木之生机,而是从那法则之力,浩渺无比。

他此刻正静立于“萧”字之前,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似有一阵浓郁血腥之气,自一墙之隔的后方传来,叫人几欲作呕,腥臊之气自喉管深入肺腑,惹得他识海一阵刺痛,有些头晕目眩。

往日在外历练之时,他也并非没有见过什么血流成河的大场面,只是今日之事与他己身息息相关,又有那红衣女鬼多方暗示他之身世,便令他有些心慌意乱。

“莫怕,为师在这。”楚浔亦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腥气,以及萧清毓略微浮动的心神,一番联想之下,已然将此事来龙去脉猜了个大概。

“萧”氏或也并非什么干净之处,但此时二人已无法回头,只有继续向前,方为正道,楚浔低声鼓励道:“吾辈修仙,本就逆天而行,自当迎难而上,你亦不要太过忧心。此地虽也富于法则之力,或要叫你有些艰难,但天道应是眷顾于你的。”

说着,楚浔在他手背之上鼓励地拍了拍,默默渡了一丝神识予他,替他将识海之中的杂念一一打碎。

萧清毓定了定神,面上神色坚毅许多。

“多谢师尊挂怀……弟子这便去了。”

说着,他已与那面石墙融为一体。

他周身骤然是耀目无比、一望无际的白,其间威压赫赫,又似有凌厉罡风肆虐其间。

萧清毓甫一进入,便只觉有无数刀子生生割在他的脸上,若非他尚为灵体,只怕连这一身衣衫都要立时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