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1/2)

“是你么?”楚浔只觉哭笑不得。

火焰与桃花仍在争斗,火焰虽占上风,但桃花似有何物相助,虽正经受炙烤,却在不知不觉间缓缓向前,一点一点蚕食火焰的领地。

在桃花身畔,一柄冰霜巨剑逐渐显化,并且立于其后,护住他的背后。

楚浔神色怔然,手已是不自觉地搭在腰间佩剑之上。

“这……又是你么?”

是因为他的介入,萧清毓才于幻境之中,想起他来么?

霜雪之气积累完满,就要破蛹而出。

冰心剑影,霜舞飞花。

萧清毓从来没有一次,能如此随心所欲地将这两记绝招圆融地使将出来,甚至无需思考灵力轨迹,只要凭心而动,就已有毁天灭地的威能。

桃木虚影骤然生出了无数枝条,而每一枝内,都含了一条大道,自发地演练起来,要将这一块天地撕扯开来。

比之从前更进一步的是,他已然知道自己该是“何种树木”。

而在他身后,冰霜巨剑凭空而起,无需指令,便在虚空之间划下一道灵力罡风,剑气激荡之处,火舌便被寒意冻住,而后打碎。

“披刺斩抹,霜雪俱源……”师尊那日的提点犹在耳畔,更已随师尊予他的凌霜花一道深植心底。

他的道,已然通明无比。

下一瞬,火焰彻底熄灭,幻境应声而碎。

“这、这不可能!”女鬼怨毒的嗓音戛然而止,随碎裂的空间一道飘散而去。

与此同时,萧清毓的身形轻快许多,体内灵力再度饱胀,周身束缚尽去,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然恢复了人形。

……只是胸前的衣衫怎么开了?w,请牢记:,

第35章归来(二更)

冥冥之中,萧清毓似有所感,向主城的方位望了一眼。

那女鬼并没有死,而是潜藏于主城之内的某个角落,她正伺机而动,随时都要害他师徒二人性命。

萧清毓虽不知自己与那女鬼究竟有何仇怨,却也大致有所猜测。

鬼怪本就心狠手辣,她为达目的,一朝不成,只怕不会善罢甘休,即便要害普通百姓性命,亦是在所不惜。

但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

萧清毓始终不曾忘却,在意识浑噩之中,有一只微冷的手将他拉住,不让他过渡沉湎于虚幻的回忆之中。

是师尊。

是师尊将他自混沌之中唤醒,让他忆起自己的名字。

而现在,师尊尚在此界之外等他,他自也不必过多犹豫。

只管去寻师尊便是。

阵眼已破,再无何物能够阻隔他的灵力,萧清毓周身青光大盛,轻易就将其余诸多桃花虚影击碎。

而这一方天地,也霎时变回原样。

此刻他化身于一抹灵体,悬浮于虚空之中,底下是熟悉的桃花山谷,漫山遍野的融融春意与先前的阴森可怖形成鲜明对比,萧清毓却不觉得轻松。

鼻尖的气息让他意识到,其下诸多桃树,虽看似艳丽动人,其香气却隐隐与幻境中那令人作呕的味道相合。

这一谷的桃花,皆有异样!

而常年居于主城之内,常年以此地桃花入药入酒的平民,皆已为其影响。

桃花坞号称人间极乐,虽是因其地风光独美,却也有人人和乐安居之故。

而此地居民内心的幸福之感,竟然都是假象,那潜藏于人心深处的隐患,随时都可能受城中躲着的那位操控,爆发出来。

萧清毓本欲立即采集些许样本用以研究,然则此时身为灵体,并不能触及实物,便是连拢一拢胸前散乱的领口都做不到,只得暂且作罢,先回到城中寻回肉身,与师尊商量一二,再做打算。

萧清毓心念已定,默默掐了个决,立时身轻如燕,向主城所在之处疾行而去,很快已是到了两人暂住的酒家。

楚浔此刻仍坐于床边,将萧清毓的手牢牢握住,他先前所经受的折磨似乎消退许多,体温已经恢复正常,脸色也只如睡着,但不知为何,不论他如何动作,皆是怎么也叫不醒他家弟子。

萧清毓飘上楼时,看见的就是这幅画面

师尊将他的手包在掌心,正忧心忡忡地盯着、盯着他胸口一片白皙肌肤。

萧清毓登时大窘,面皮发烧,连带着躺在床上的躯体也跟着红透了脸。

“又发热了不成?”

楚浔眉头紧皱,另一只手探上了萧清毓的脸侧最红的地方,奇道:“不烫啊。”

萧清毓万万没想到灵体的自己竟能对本体有如此影响,而他本人又眼睁睁地看着师尊如此举止亲昵地照料于他,自己更是衣衫半解,着实、着实是……

须臾之间,心跳已然乱套。

于是,就在楚浔眼皮子底下,萧清毓胸口的起伏更为明显,隐隐失了节奏。

连自他腰际冒出的小桃花都不自觉地随他急促的呼吸幅度颤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