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1/2)

而他正是正中那那一棵桃树。

原本亲昵爱抚他的女人,此刻变做了领头之人,指尖燃着一团黑色烈火,欲要将他的花芽烧毁、撕碎。

而那只黄莺纤细的脚爪也不知何时骤然放大,成了一对银色钢爪,愤恨不已地撕扯他的枝条。

先前的灼热并非阳光所致,不过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在以毒火烤他的经脉;而他自以为的痒意,则是被这“鸢鸢”的利爪弄出。

一切都是障眼法!

很痛。

仿佛身体的每一寸,都被疯狂蹂躏。

掌心的花枝忽而蔫了下去,虚弱地趴伏在楚浔手中。

而眼前的人那原本因微热而有些泛红的脸上,此刻亦是血色尽失。

萧清毓唇边沁出一缕瑰丽血线,已然冷汗涔涔。

“毓儿!醒醒!你醒醒!”

究竟是什么样的梦境,才能叫人受伤?

楚浔心绪起伏不宁,自袖中取出一方帕子,沾了些水为他拭去额上的细汗,却仍是无法唤醒他的神智。

想来,还是要靠他自己。

【主人,他身上有灵力异动。】

【而且是不属于他自己的灵力异动。】明风犹豫了片刻,又补充了一句。

灵力异动?

那便是说,萧清毓所经历的并非梦境,而是……

有人搞鬼。

最大的问题,只可能出在那坛桃花酒中。

这酒本来就是萧清毓主动要求,看那店小二的表现,也的确是此方特色。

“明风,还是无法解析桃花酒的特殊成分吗?”

【计算完成。主人,酒中也有灵力异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显示出来。】

楚浔指节轻叩,大脑飞速运转。

他二人初来乍到,与店家无冤无仇,更何况,看那店小二满脸揶揄的样子,的确是将他二人当作……

楚浔不自在地摇了摇头,将自己古怪的关注点压下。

总之,应当不是店家想要害他二人,那便是此处所有的桃花酒,都有此异样。

想到此处,楚浔再度下楼,问店小二又要了一坛桃花酒。

那店小二的神色一时之间变化莫测,最终张了张嘴,道:“道友,咳咳,这都两天了,美人虽好啊,还是要……咳咳,要节……”

楚浔不欲与他废话,甩出一屉灵珠便快步回房,徒留店小二一人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拍开酒坛上的封泥,里头清冽甘甜的酒香便立即弥散而出,同样是桃花味儿,却混杂有驳杂酒气,不如萧清毓身上气味来得清澈。

楚浔吃力的揉了揉眉心,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跑,命明风进行分析。

有了线索的指引,明风很轻易地就自其中探测出了相同的灵力波动。

鼻尖的桃花香气虽然醉人,却也给了楚浔一个提示。

全城的桃花酒的原料,都是自远郊桃林而来。

而两人来此之前,恰又去了那片桃林。

只怕那整片山域上的桃树,都沾上了相同的东西。

楚浔掰开萧清毓握着玉佩的手指,将其置于眼前,细细感知其中变化。

自东南至中心,已有两处被点亮。

那日与萧清毓异口同声说出“法则”一词的景象仍历历在目。

看来,他这徒弟并非那般懵懂,对许多事情已隐有所觉。

那就好。

“师尊……”萧清毓的呼吸愈发粗重,已是陷入了极深的梦魇,十指几乎掐进自己的肉里,在莹白肌肤之上,划下道道血痕。

“为师在呢。”楚浔的心漏跳一拍,默默将自己的手指插入他指缝之间,与之交握起来。

而那自萧清毓腰间生长而出的小桃花,精乖地缠上他的腕子,亦在贪恋他微冷的体温。w,请牢记:,

第33章清醒

要醒过来、要醒过来……

萧清毓意识恍惚之间,似有一道清冷男声,在他耳畔不断呼唤他的名讳。

那人正一遍遍地告诉他,他是萧清毓,不是小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