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1/2)

天奈何 第六 1321万 2021-12-19

天奈何43

直到夏天的舌尖不经意间探进了小何子的尿道,小何子才浑身一个弹跳,一声惊喘出来。“啊……”

夏天能清楚的感觉到小何子整个人瞬间就酥软了下去,抖得更是不同寻常。夏天自认为找到了能让小何子舒服的法子,舌尖便一路更深入下去,手指也配合地伸入小何子本就已经温软的後穴去探索。他记得韩量和他说过,小何子虽已被** ,但** 的手法应该并不会伤及男子体内前列腺,他虽不知道前列腺是什麽,但却牢牢记得韩量说过,通过後穴肠壁的** ,应该可以让小何子体验到从未感觉过的** 。但关键是,他要找对那一点。

这些都是夏天还没有出发去武林大会前韩量和他说的,适才情绪过於激动,房事行得太过匆忙,也没来得及顾得上小何子的感受,此时夏天决定一定要让小何子也舒服才行,於是便用尽了浑身解数来伺候身下的人。

小何子从没想过已经废掉多年的地方居然也会有感觉,而且是那麽强烈,在他想来除了排泄已经不可能再有什麽其他用处的地方,居然通过另一种方法获得了别样的** 。小何子激动的不止是身体,其实心里上的震撼反而更多些,除了自身的感觉外,就是夏天为他所做的一切。他知道夏天是喜欢他的,却没想到夏天可以为他做到这种地步。

夏天可没那麽小何子那麽多的想法和心里负担,他一心只想要小何子快乐。当他终於在小何子的内壁内寻到那个神奇的地方的时候,小何子一声尖叫,再度哭了出来。

“啊!”只是随著小何子尖叫流出的,不止是小何子的眼泪,还有尿液。原本小何子受过创的尿道就比寻常男子短了许多,夏天施力按压在小何子的前列腺上,竟让他失禁了。

小何子一边哭,一边直想找地洞钻进去,他根本不敢睁开眼看夏天的表情。

“呵呵呵……”怔愣了半晌,回过神的夏天却低低地笑了,抬起身来,将哭得一抽一抽的小何子拥进怀里,吻他满是泪水的脸。“知道男人泄精的时候是什麽感觉了吧?”

“你……胡说什麽?”小何子仍旧不敢抬眼,夏天的话他却是听进去了的。

“怎麽是胡说?当真差不多的,都是兴奋到自己控制不了。”夏天却执拗地坚持。“你刚刚是不是很兴奋?兴奋到颤抖,兴奋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

小何子点点头,仍旧将信将疑,“正常的男人泄精,当真和失禁一个样?”他自小便被** ,自然是没机会知道男人** 是什麽感觉的。

“自然是差不太多的。”夏天誓要将谎言进行到底,既是为了解开小何子的心结,也是他认定了能将小何子做到失禁便是小何子** 了。开玩笑,如果这一节过不去,小何子以後不让他碰了可怎麽办?

“也就是还是有差了?”小何子才要止住的泪水又淌了下来。

“有差自然是有的,你想啊,那麽长的一根东西,泄精的时候应该会比你感觉强烈些的。”夏天半真半假的哄。

如果夏天说完全没差,小何子即便当时舒坦了,但过後细一想,自然会知道是夏天哄他,此时夏天如此一说,小何子反而是深信不疑了。

小何子既已信了,泪水也便慢慢止住了,加上夏天一直没停过的吻,小何子慢慢也就放松了下来,只是仍旧是羞的,整张脸红的火烧一样的,躲在夏天怀里嘟囔,“你不嫌弃这样的我吗?连行个房……”

“别胡说。我才回来你就故意惹我难过是不是?你明知道我有多在乎你的,怎麽会嫌你?”夏天佯装生气道。

“好,不说了。”小何子从来知事乖巧,又怎麽会在这时惹夏天不快?

“以後都不许说了。”夏天借机要求更多。

“好,以後都不说了。”小何子扬起笑容,知道夏天是真心疼爱他的。

“乖。”夏天这才展颜,搂著小何子又是一通好吻。

天奈何44

从天鹰帮回来以後,夏天就正式搬回了广寒宫的夏院居住。因著在夏院有著独立的小院,也不怕被人打扰,於是夏天每日就多了项必修的功课,就是劝小何子搬去和他同住。至於同住是为了什麽,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拐小何子上床,所以机灵如小何子,又怎麽可能会轻易妥协呢?於是就变成了夏天在广寒宫里到处追著小何子跑,劝说的同时间或动手动脚,而小何子除了找各种理由拒绝外,就是被夏天的毛手毛脚惹得尖叫连连。

“你到厨房来干嘛?”小何子没想到连这种地方夏天都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