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2)

天奈何 第六 1598万 2021-12-19

“哥,我差人送你一程吧!”好半晌後,终於稳定了情绪的应天旻道。

“得了,你哥我又不是第一天出来跑江湖。你好好照顾房里那位吧,别再让他伤心了,他受不起的。”

想起虚弱得每日还在房里昏睡难以起身的苏沐,天旻沈重地点下头。

最终,夏天单人单骑地离开了天鹰帮。

天奈何40

夏天这一路,可谓首次体验了什麽叫归心似箭。他也终於意识到,他恐怕早就已经把广寒宫当成自己真正的家了。他知道这不仅仅是习惯的问题,而是那里有著一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

等终於在佳节之前赶回广寒宫的地界了,夏天却不敢进谷了,真真有了近乡情怯的感觉。他们会不会怀疑他没死是不是通敌?或者疑惑他明明还活著为什麽这麽就没有回来?原来真的是越在乎才越会胡思乱想。

夏天在谷外兜兜转转的,但就是不敢进去,也不敢让秋宫的暗哨发现自己。然後,他意外地碰到了也是才从外面回来的飞影。

“飞影?”两个人相视一笑,彼此壮著胆,这才算是顺利进了谷。

等见了陆鼎原,没事自己闹生分的两人自然被陆鼎原教训了一番。虽然跪著生受,虽然丢了大当家的身份到这里挨训,但夏天却是甘之如饴的,心里甚至还美滋滋的,只因著一旁小何子一双水润的眸子。那眸子里有担心、有欢喜、有心疼、有思念……太多太多的东西揉成了一片温润水光,然後专注地投射在他的身上。夏天怎能不高兴?

等从陆鼎原的房间里出来,夏天没有回陆家庄,而是直接将小何子拽进了他在夏院的正房。

“小何子,你想死我了,想死我了。”两个人紧紧地抱著,谁也舍不得哪怕松开一点。

“你去哪儿了?你说你马上就追上来的,你怎麽去那麽久?”小何子整个身子都贴在夏天身上,却还觉得不够;他能感觉到夏天如擂鼓般的心跳,却还是觉得那麽不真实。夏天流著鲜血绝决的身影总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怕,怕这一刻不过是午夜一梦,怕他终究没有等到这个人。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对不起……”夏天死死得把小何子往怀里揉,却怎麽都觉得不够。最终终於忍不住低下头狠狠吻住了小何子。

而小何子也是第一次,没有躲、没有羞,反而激烈地回吻著夏天。他等这个吻等了好久好久了,就在他几乎等到绝望的时候,夏天回来了。他果然履行了他的承诺,他说过,他死前一定会告诉他的,但他这次说的是──他就来,而他真的来了!

小何子一边吻一边哭。过於投入的夏天直到嘴里尝到咸味,才知道他的宝贝哭了。

“别哭,别哭。”夏天伸手抹小何子的泪,不得不放松了搂著小何子的手和吻著的唇。

小何子却不干,唇追上来,急切地再次将彼此揽紧到没有一丝缝隙,“吻我,吻我。”

“哦……”夏天再顾不得小何子的泪──至少他知道那是欢喜的泪,他现在只想把小何子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而自己也进入到小何子的身体里,感受彼此的体温,彼此的存在。他等不了了,一分一毫都等不了了!

夏天一边吻,一边开始急切的撕扯小何子的衣服。而小何子不但没有阻止,甚至也开始帮著夏天脱衣服。

天奈何41

只有拥抱还不够,远远不够。他要听到他的心跳,感受他的体温,肌肤,呼吸,甚至是粘腻的汗水,只有这样他才能相信他还活著,他就在这里,就在自己身边。

於是夏天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甚至连前戏都来不及做足,便闯到了小何子的身体里。这次的小何子没有抗拒、没有羞涩、没有躲,甚至在那撕裂身体的钝痛瞬间袭来的时候,从来都是最怕疼的他吭都没有吭上一声,从始至终,他只是流著难以自制的泪水,喊著一个名字,“夏天,夏天……”

夏天知道小何子受伤了,小何子自己当然也知道。但是停不下来,他们谁也停不下来。律动、撞击、纠缠、啃吻……屋子里除了男性特有的麝香味道,血的腥膻,就是泪的味道,思念的味道。伴著粗喘和啜泣的呼喊,除了彼此,什麽都看不到了,什麽都感觉不到了。

直到夏天射出来,小何子早就软成一堆泥,但仍扒著夏天舍不得松手。夏天趴在小何子身上粗喘,一边仍不停地啃吻著爱人,一边这才有时间细细打量小何子。“你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