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2)

天奈何 第六 1313万 2021-12-19

“你没有哪里不如他,可是天旻,十年了,你远没有你想象中那麽爱我!”夏天皱眉看著还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苦口婆心的劝。

天奈何33

“是啊,十年了,我等了寻了你十年,你知道我是什麽心情吗?”

“就算你当初真的爱我,十年了,很多东西慢慢的也就变了,”夏天还记得天旻那个笑容,虽然他不知道是谁让他露出那种笑容,但他相信,那个人一定不一般。“你现在就像小时候一样,就像你说的,你只是看不得我属於别人而已。”

“我都这样了,你还说我仅仅是因为嫉妒?”应天旻一把拉住夏天的手,捂上自己胯下肿胀的部分。

“这是……是个男人就会有的正常反应。”夏天翻白眼,也不躲,但口气怎麽听怎麽像敷衍小孩子的说法。

“是吗?正常男人都会有?”应天旻出其不意地伸手进夏天的裤裆抓住了他的宝贝,“那你怎麽没有?”

“我……”夏天不知道说什麽,他确实没反应,不但刚刚没反应,就是这会儿应天旻在他裤裆里糊摸糊捋了一通,他也依旧没反应。

天旻不甘心,单手使出他知道的所有花招,就期望能把夏天也招起性了。

夏天也不敢动,就由著应天旻胡来。他生怕自己一个挣扎,天旻一狠心,自己和小何子下半生的性福就毁了。

半晌过後,“你不举吗?”应天旻苦笑。他真的对他一点欲望也没有是不是?

“天旻,我如果对著你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都能起性,那我和自渎有什麽区别?更何况你还是我的弟弟,被你做这种事情,除了负疚和罪恶感,我什麽感觉都没了。”夏天也苦笑,不明白天旻怎麽会爱上他。

“那我呢?为什麽我就有感觉?”

“……”夏天无语,当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他爱他,他信,但是他不爱他啊,他始终只把他当弟弟,从前是,现在是,以後仍旧是,这是无法改变的。

“你不是说我怎麽对你都成吗?”天旻扯出一抹邪佞笑容,“那你就老实在这儿呆著,哪里也别想去。”说著,天旻出奇不意的点了夏天的穴道。夏天别说动,连开口都不能。而後天旻掀起被子,钻进了夏天的被窝,单手揽住夏天的腰腹──睡觉。

直到天旻闭起眼睛,均匀的呼吸传来,夏天憋住不敢喘的一口气才算终於松出来。他当真怕天旻不顾後果的胡来,倒不是说旁的,他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更牵扯不清了。到时他要怎麽和小何子在一起?以小何子那种胆小的性子,别说争了,怕是知道了他与旁人有过肌肤之亲後,直接就逃了!

想起小何子退缩的小媳妇样,夏天整颗心都柔软下来,心情一放松,才发现居然累得可以,困意袭来,不会儿便沈沈睡去。

直到夏天睡沈,应天旻才小心地睁开眼睛。应天旻看著夏天沈睡的脸,咬牙切齿,却也没有任何办法。他不是不想对他用强、对他胡作非为,却当真怕他恨极了他。他杀过他一次,怕了足足十年,怕他真的死了,怕他没死却恨他,这种怕,经过十年,已经刻进骨子里了。所以他不敢当真伤他,一点都不敢。

可是他怎麽办?他爱他啊,爱的心都疼了,身体也疼了。

天旻把脸埋侧埋进夏天的颈窝,张口隔著衣衫轻轻啃咬夏天的肩膀,小小的,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哥……我疼。”

天奈何34

後面的几日一直是这样,天旻伺候夏天吃喝拉撒睡,但就是不许他离开,甚至下床都不行,也只有在吃东西的时候才解开他上半身的穴道,其余时候夏天只能像个木头一样任天旻摆弄。

而每到吃饭的时候,口舌能动的同时,夏天都会开口劝天旻。“我真的不爱你,你如此留我有何用?”“我有爱的人了,他在等我,你放我回去。”而每当这个时候,天旻都会直接再闭死夏天的穴道,不听也不许他说。

这种事情每天都在重复上演,随著日子渐长,夏天越来越焦急,也越来越憔悴,出口的话自然也越来越难听。而应天旻则是被夏天逼得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眼睛里风暴的颜色越来越浓重,可是心思旁顾的夏天没有发现。

这一日,已经有十日没得自由的夏天当真怒火中烧,闭著眼睛已经到对天旻不闻不看的地步。等天旻解了他的穴道要喂他吃饭喝水,夏天只是闭目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