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2/2)

天奈何 第六 1399万 2021-12-19

“虽然脉象微弱,但确实还活著,只是已经出气多入气少了,得赶紧施救,不然恐怕……”

“那你还等什麽?还不赶紧救人!”苏沐的话被应天旻的怒吼声打断。

“是。”苏沐苦苦一笑,早就习惯了应天旻的喜怒无常。

要说医术苏沐可能不是顶尖的,药理也算不上绝妙,但他一手金针过穴的功夫却堪称一绝,虽不能说生死人肉白骨,但只要尚有一口气在,都能让他救回来。只是这金针过穴的功夫,对於施针者却是极伤本源耗心力,所以一般情况下他是轻易不动针的,当然,普通的针灸诊疗单说。

而此时,应天旻见苏沐拿出了他那从不离身的小布包,小心的打开,里面是十二枚金色的粗针,三十六根很细但极长的银针,然後还有二十四根细若牛毛的看不出什麽材质的短针。足足七十二根!

此针一出,苏沐的表情变了,面色淡然的挥手示意应天旻将人放平。

应天旻不敢怠慢,赶紧将人放下,又在苏沐的示意下,将夏天本就已经破碎不堪的衣服扒了个精光。

其他天鹰帮众看到他们的副帮主苏沐祭出了金针,都不敢过来打扰,远远的处理一旁散落的尸体去了。

环境虽然简陋,但也已经无从挑剔了,再晚半刻,此人随时可能断气,苏沐不再做他想,凝神运气於指尖,从最细小的开始插起,再来是最长的,最後是那十二根金针……

天奈何27

一个时辰後,当夏天的气息开始慢慢顺畅起来,苏沐却呼吸越见急促,额头上汗水也下来了,脸色也慢慢苍白。等到把七十二只金针全部取出,夏天的脉搏已经清晰可辨,苏沐却喘得像刚刚赶了几十里路一般。

“帮主请放心,此人,救回来了……”还没说完,苏沐眼睛一闭,倾倒了下去。

“苏沐!”应天旻急叫,却只有一只手臂,不知道要先抱谁比较好。最後,应天旻犹豫了一番,还是单臂抱起了夏天,然後转头对属下喊,“来人啊,抱你们苏副帮主回庄。”

原来,这些日子应天旻带著一众手下宿在镇子上的一个庄子里,说是庄子,其实也就是宽绰点的小院。院主人常年不在,负责看管的一对老夫妻胆子也颇大,便私自租给了他们一众人短期居住。

回到暂时居住的小院,应天旻差人请来了镇上最好的大夫。大夫来了先看夏天。因著夏天之前给苏沐医过一回,此时已经不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到底伤重,大夫料理了好半晌,才把他那一身的伤拾掇利落,不过内伤却没办法了,要不就让人给他疏通经脉,不然只能靠药力慢慢调,好在应天旻外功虽然练得有些邪门歪道,内功却是和夏天同出一脉的,这点他倒不担心,他担心的是夏天折了的腿。

“只是寻常骨折,没大碍的。”直到听到大夫的保证,应天旻才算真正放下心来。

处理好了夏天,大夫又去看苏沐,只道此人累极,却没诊出旁的。如果小何子在此,恐怕直接就给苏沐一颗大还丹了,但到底此人也不过就是寻常大夫。其他众人更是不懂医理,大夫怎麽说也便怎麽信了。

等大夫走了,差了人去跟著大夫拿药煎药,应天旻则亲自运功给夏天梳理内伤。直到夏天一口淤血吐了出来,应天旻才收功。只是夏天内伤颇重,怕是只调理这一次尚难痊愈。

即使喝了药,夏天看起来短期也没有要醒的意思,应天旻却是已经没有心思再在此处继续耗下去。原参加这次全武林的行动,也无非就是要找到这个人,想著他没准会出现。如今人不但真的出现了,而且也让他寻著并带了回来,这趟浑水他也懒得再蹚,於是吩咐手下人收拾东西,不日启程。

“可是帮主,副帮主还昏著。”有手下提醒。

“我带十个人先走,剩下的人和你们副帮主留下善後。”苏沐素会做人,想必定会将此事处理得妥当,应天旻对此十分放心。

“是。”众人不敢再有异议。

当夜,未及等苏沐转醒,应天旻便带著夏天回他的天鹰帮了。一路上夏天昏著,应天旻怕他伤重受不得舟车劳顿,便亲自在一旁伺候著,擦身换药、喂药喂水,加上用内力给他疗伤,从来不假他人之手。周围的亲随也不敢说什麽,毕竟无论有没有亲历过,帮里大多数人还是知道的,其实现任帮主的位子是从他哥哥手里夺来的,而那个人的脸,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但他们不懂的是,既然当初要夺位杀人,此时又何必要寻要救呢?只是他们不是苏沐,面对喜怒无常的帮主,他们可谁也不敢多嘴。

天奈何28

车行不足十日,他们已经到了天鹰帮的地界,其实如果不是怕赶得快了夏天身子受不了,他们早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