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2/2)

天奈何 第六 1946万 2021-12-19

“……”小何子没说话,回头看著夏天攥著自己的手臂,眨眼。

夏天苦笑,知道如果想留小何子下来,必须要交代些什麽,可他此时真的不想他走,如果他没来也就算了,但他来了。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夏天的手一直没撒开。

“……”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啊,还听睡前故事?小何子张嘴,却突然反应过来夏天要说的事情很可能和他自己有关,於是深吸了口气,把未出口的话换成了,“好。”

夏天轻轻一笑,攥著小何子的手一提,纵身携小何子上了树。到了树上,两个人在枝桠间坐下,夏天却突然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了。

“你有兄弟吗?”夏天问小何子。

小何子点点头,却并没接话茬,他知道夏天只是要找一个话头,却未必真要他答什麽。

果然,夏天继续道,“我有一个弟弟的。”夏天抚著手里的萧,“可是我们没有娘,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娘就死了。”

小何子看了眼夏天手里的萧,知道那东西可能对他来说有不一样的意义。可小何子没多嘴,只安静的听。

“有一句话叫长兄如父,可我们有爹,於是我就想,也许我可以代替娘亲疼爱弟弟。但是显然我做的不够好。”夏天微微苦笑,抬头看天上的星斗。“从小,弟弟就喜欢从我手里抢东西,小到一块糕点,大到儿时亲近的玩伴,他甚至和那些孩子们说,如果想继续和他玩,他们就不许理我。”夏天扯扯嘴角,修长的手指转动手中的萧。“弟弟古灵精怪,总有很多鬼点子,相比较之下,我就显得呆板很多,於是孩子们大多愿意和他玩的。”

夏天虽这麽说,但小何子却知道,其实未必是夏天性子呆板──从和他相处这麽就知道,其实夏天性子跳脱的很──而是身为家中长子,那些个责任什麽的,逼得他不得不听话懂事些。而没有玩伴的童年,多半是孤单又寂寞的吧?

“不过也许就是因为我少和孩子们胡闹,父亲反而疼我很多,很早就开始教我习武以外,还亲自教我吹萧。”夏天扬扬手里的萧,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萧是我娘生前最喜欢的乐器,时常要爹吹给她听。”

天奈何08

“为什麽是萧?”小何子想把这个笑容留得久一些,於是难得的插了句嘴。

“据爹说,娘说箫声空灵,是距离灵魂最近的声音。”

“空灵……”小何子点点头,倒是第一次听人这麽说,说箫声萧索的倒是大有人在。看来夏天的娘亲,也是个不一般的女子。

“就为了这个,弟弟又不知道砸坏了我几管萧。”夏天窃笑出来,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如临大敌般的到处藏萧,而天旻却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并毁掉。

“大概正因为如此,爹才觉得弟弟顽劣吧!”夏天神色一整,变得有些悲伤。“其实我倒是觉得那只是小孩子的顽皮而已,爹却坚持认为弟弟个性阴毒顽劣,不但不肯教他吹萧,甚至连武功也打算传给他。”

“我是在隔了两年後才知道爹的打算的,於是便悄悄抄了本内功心法,送去了给弟弟,并告诉他是爹给他的。可是也不知道我当初这麽做,到底是对是错。”夏天揉揉眉心,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看来接下来的回忆,是颇让他痛苦疲累的。“弟弟学了心法,爹却不肯教他武功招式,我也不好明著和父亲作对教他武功。可是他也不知道打哪儿尽学了些阴损的招式,等他技艺大成的时候,当著爹的面施展了一番,竟是连爹也降不住他的。那次之後,爹亲气得一病不起,过不多时就过世了。临过世前,爹甚至都不肯再见弟弟一面,只把我叫到跟前,临终之言居然是教我防著点我的亲弟弟。我当时怎麽也想不通父亲如何就对弟弟有这麽大的成见,那也是他的亲子啊!可是後来……”夏天苦苦一笑,“记得你们救我的时候吗?”

小何子点点头。他当然记得,当时的夏天浑身是血,几乎已经是半个死人了。

“我是被自己的亲弟弟打的。”这句话夏天是笑著说的,不过声音很轻很小,低沈的仿佛要融在这夜色里。

小何子愣愣的,他听了夏天的秘密,甚至能感觉到夏天此时深沈如夜的悲伤,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麽安慰他。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下意识的,小何子如此说道。话一出口,甚至吓了小何子自己一跳,不是因为那轻柔低缓的仿佛不是自己的声音,而是他竟然自己主动要揭自己的伤疤。不过想想也没什麽,秘密换秘密,他不吃亏,甚至他的秘密比夏天的简单得多。

夏天眼中冷冽的沈郁淡掉了一些,慢慢染上了一点温暖的颜色,一如他低沈的嗓音,“好啊!”

“我没有弟弟,我是家里的老小,不过我有哥哥,哥哥们也尚算疼惜我。我的故事没有你的那麽复杂。”小何子的嗓音竟然也不若往日般尖细了,低低柔柔的,仿若秋水一般的流淌,“我自幼体弱多病,每年总得让家里花上些银子吃药看病,慢慢得家里越来越负担不起,终於那一年,家里揭不开锅了,年头送走了唯一的姐姐。姐姐大概是恨我的吧,就是因为我,她才小小年纪便被人牙子带走做工。但即便如此,家里仍旧难以糊口。於是,当宫里的人来收人的时候,娘做主,将我这穷根儿给卖了。”说到这,小何子居然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