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1/2)

任江蹙眉,“有办法,什么办法?”

“详细情况我不能说,但请相信我。我在酒店订了房间,你过去等着,兰医师晚上一定出现。”

任江眯起眼,“真的?”

阴谋论体质再次发作,简宁信誓旦旦地点头,“我保证,只要兰医师现在还活着。”

任江双眼瞪起,忍住一拳揍过去的冲动,“你这是什么破保证!”

简宁难得地笑了笑,“放心吧,我开车带你过去。”

这个简医师总是出其不意地显示着他的强大,任江知道自己单人匹马胜算很低,这时候也只能信赖他了。到酒店时已是黄昏,坐立不安地等了三个钟头,敲门声响,任江一颗心提到嗓子眼,颤抖双手满怀希望开门一看,瞬间眼睛都花了,果然是兰乔!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任江紧张地拉他进来,反锁上门,上下左右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又摸摸肚子,“宝宝也还好吧?你别故意瞒着我啊,哪儿不舒服就说。”

兰乔捧起他到处乱看的脸,认真道:“我没事,只是被绑去聊天而已。”

“真的?”任江不放心地问,有些泄气,“对不起,我很没用,不能亲自去救你。”

兰乔不在意地摇了摇头,“人类有句话,叫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对吧?等我们回去了,我可一切都得仰仗你呢。”

任江敷衍地笑了下,“累不累?洗个澡吧?简医师说等你休息好了,让你去对面找他。”

“简医师?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任江惊讶,“是他找人救了你,你不知道?”

“他找人救我?”兰乔一头雾水,“救我的人都很专业,他们送我过来时只说你在这里等我,我以为是你让狄少将派的人。”

“不,是简医师,他亲口对我说有办法救你,我这才过来的。”

兰乔不明就里,“那好,我现在去找他,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跟你一起,如果不方便,我再回来。”

兰乔一想,点了点头。

按响对面的门铃,木门打开,出现在面前的不是简宁,而是一个披着微湿的火红色长发,身穿浴袍的英俊高个儿男人。任江下意识看看门牌号,没走错啊……

兰乔吃惊地开口道:“伯爵,怎么……”

朱南笑着伸手一让,“二位请进,不好意思,刚洗完澡,失礼了。”

兰乔古怪地打量这间套房,试探道:“伯爵,我听说,是简宁医师找我?”

朱南坦然笑着,“他现在在里面休息,你要见他,估计得等一等。不如我们先谈吧。”

☆、美国大兵任狂犬

来回一想,兰乔已把事情猜中了七八分,便道:“伯爵,多谢你救我。”

朱南拿出三只杯子一一倒上酒,名为给兰乔压惊,“兰少不用客气,你是简宁的朋友,又帮了他那么多忙,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兰乔不好意思地笑,“伯爵说笑了,其实简医师帮我的地方更多。”

朱南道:“这个是私人原因,另一方面,也因为我要选一个立场。”

兰乔眼睛一亮,“伯爵终于下定决心了?”

朱南笑而不语,晃了晃杯中的红酒,半晌看向兰乔,“兰少,你能将兰爵的死讯隐瞒这么久实在是个奇迹,但再拖下去就会有反作用。我想,我大概不能再叫你兰少了。”

兰乔微微惊讶,朱南能悄无声息地办到这么多事,实在厉害。

“尽快挑个合适的时机,公布兰爵的死讯,继承他的爵位,然后以家主的身份站出来对抗其他三家,才是你现在该做的事。”

兰乔微一思索,点了点头,“伯爵的意思是,你会站在我这边,帮助我?”

朱南充满深意的笑容一如既往,“我不会公开宣布站在哪一边,但你放心,尽管放手去打,钱和物资上,我会毫无保留地支持。”

“虽然这么说对简医师很不礼貌,”兰乔蹙眉,“但我怎么肯定你不会对其他三家说同样的话?”

朱南哈哈大笑,“兰爵一向处事缜密,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兰少小小年纪,疑心就这么重?”

兰乔谦恭地低下头,“与其说疑心重,不如说没自信不果决,伯爵是前辈,就不要嘲笑我了。”

朱南靠在宽大的沙发椅上,身着浴袍、披头散发、手捧酒杯,还在屋里养了个禁欲系大叔做情人,任江心想,这绝对是大boss的标准配置!

朱南道:“这么说吧,我从成为朱家家主的那天起就不停地被其他贵族拉拢,但我一直秉承着一视同仁的原则,不过分亲近、也不恶意疏远于任何一家。最近几年来情况更甚,有的是单纯示好许诺,有的是威逼利诱,”朱南不屑地笑了一下,“兰少,想必你也听过十四年前,我如何从一个不显眼的分家主事,一跃成为宗家家主的‘光荣’事迹,你觉得我有可能因为这种低级拉拢而上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