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1/2)

“我明白,我会加紧时间继续查。”

兰乔一脸笃定,兰父点了点,叹气道:“自己小心……哎,如果你妈妈知道我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一定会跟我生气。”

兰乔神情一僵,苦笑,“其实我根本不在乎真灵国由谁来掌管,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妈妈。”

父子俩谈完后,兰乔立刻前去寻找任江,找遍兰家庭院,最后终于在花圃深处找着了。

任江双手放在脑后枕着,翘着二郎腿躺在花圃边上,嘴里衔了根兰草,吊儿郎当地嚼啊嚼。看见兰乔远远走来,便食中二指在眉角一点,悠哉悠哉笑道:“大少爷,下午好哦~”

兰乔两步跑过来蹲下,“你怎么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任江故作愤怒,一字一顿,“我、怎、么、不、能、来?”接着又笑嘻嘻的,二郎腿一晃一晃,“我来吃兰草,你的自我介绍怎么说的?我叫兰草的兰是吧?”又把嘴里的叶子使劲儿嚼啊嚼,一副有滋有味的摸样。

兰乔看他穿着园丁的蓝色制服,还围着个灰色围裙就笑了,“你的伤好了没?”

“都三个月了,咋还能不好?”

“我看看,”不由分说地拉开他肩膀看伤口,“还经常疼不?”

“没伤筋动骨,不疼了。”任江一手托住兰乔的后脑,将他拉到面前,认认真真地看。

兰乔脸红了,问:“你怎么会在我家当仆人?”

“说来话长,伤好了以后,我就在想自己怎样才能帮到你,想了很久想不出来,就决定先来看看情况。我又去找简医师了,上次他还说他什么人都不认识,不过这次很厉害,他的一个朋友是你家管家的朋友的朋友,总之很复杂,我也没弄清具体怎么回事。他说可以介绍我来你家当仆人,我说好啊,至少有个正经身份,还能待在你身边,帮不上大忙,打听打听消息也是好的。”

兰乔很感动,低声问:“你来多久了?”

“一个礼拜。”

“你哥愿意?”

“只要我愿意,他靠边站,”任江一脸得意,“不过他让我一周回去汇报一次,过了时间不回去,他就告诉我爸我妈,然后亲自来找我。”

“你哥实在是……”兰乔话到嘴边,意识到任江对任峰禁断的感情一无所知,连忙改口,“你没有灵力,连水都不会烧,怎么当仆人?”

“嗨你别看不起人,”任江盘腿坐起来,“我可以做不用灵力的活啊,端茶倒水打扫卫生浇灌小花小草出去采买什么的。简医师牛啊,他跟介绍人说,我原来在工地干活,因为意外重伤头部,手术后灵力就消失了,很可怜的。哎这个借口实在是太惊天地泣鬼神了,我真佩服!而且你老公我勤劳勇敢乐于助人,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很招人喜欢的!”

兰乔扑哧笑了,“你现在怎么变话唠了?”

任江抱住兰乔压在花圃的小片空地中,“好不容易才见到你,当然有很多话要说。媳妇儿,咱俩今天就幕天席地大干一场,享受原生态怎么样?”

“你疯了!”兰乔一听,连忙从他怀里爬起来,拍净身上的土,喘了喘,确定周围没人,才说:“我先回去,你待会儿到我房里来。”

十五分钟后,任江哼着小曲蹦蹦跳跳上了住宅二楼,却遇到兰父。

“你干什么?”

兰父一脸威严,吓得任江一愣,“我……少爷说要茉莉花熏熏屋子。”

“花呢?”

任江低头一看,两手空空,干笑转身下楼,“我这就去拿。”

好不容易进了房,窗帘一拉,任江一个飞扑将兰乔按住,一边脱衣服一边有节奏地呐喊:“媳——妇儿——u——a!宝——贝儿——u——a!兰小乔——u——a!”

兰乔无语,心说任江一定是疯了。

攻受大战后,兰乔捧着任江的脸,痴痴问道:“辛苦吗?”

任江摇头,对着兰乔的唇使劲儿波了一下,“每天都有媳妇儿睡,一点儿也不辛苦。”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字数很多哦,要支持要鼓励!~

☆、暗杀

兰乔在家住了几天,周末午饭时白楚也来了,说陪陪兰父,等晚上跟兰乔一起回家。

这立即让最近都活在美妙梦里的任江看到了现实的残酷——情敌兼仇人就在他几步之遥的地方,真想拎起菜刀对着那家伙一通乱砍,然而他得忍,必须忍。

小心翼翼地来到餐厅外侦查情况,入眼的情景让他意外:这三个人吃饭也吃得太安静了……

偌大一张长方形餐桌,兰父坐在上首,兰乔与白楚对坐在两侧,都默默盯着自己的餐盘,姿态优雅地张嘴闭嘴嚼啊嚼,眼里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是因为餐桌礼仪就是这样,还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已经僵到不能再僵了?

突然白楚做了个打扰的手势,起身去餐厅角落接电话,应了两声,回来歉意地对兰父说:“爸,不好意思,家里有事叫我回去,不能陪您到晚上了。”

兰父仍旧板着脸,“没关系,你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