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1/2)

接下来的几天,兰乔仍是每天睡到中午,下午出门,除了回兰家、去医院做产前检查外,还经常去逛逛商场、超市、公园,或者到海边之类风景好的地方走走,恰逢白楚要跟他一起去时他也不拒绝,但两个人的相处,永远是相敬如宾的。

可就在预产期前两天,兰乔突然失踪,那时听说他又要出门的保镖刚把他特别吩咐要带的东西准备好,敲了半天卧室的门没人应,最后不得已进去,里面早已人去楼空。

中午是白家人最少的时候,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计划,趁着这个空当,兰乔从偏门出去,绕到花园深处,跟园丁说有朋友在外面送东西。园丁把小门一开,兰乔走出去拐了个弯,就消失了。

接应的车停在公路边上,他一上车便高速开走。

计划成功了大半,兰乔靠在后座上挺着肚子喘气,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简医师,谢谢你。”

“别这么客气。”开车的简宁半回过头,有些担忧,“你一个人行吗?”

“做了那么多次产检,没问题,放心吧。”

“东西都带齐了吗?”

兰乔打开包检查了一遍,说都齐了。

简宁笑起来,“这一次,我觉得我好像年轻了不少。”

“简医师本来就不老,要第二胎正合适。”兰乔打趣道。

简宁脸一红,语气有些沉重,“要第二胎,也得过了眼前这关再说。”

“等我回来,你正好不到四个月,那时堕胎对孕囊内膜损害最小,对你后续的治疗和恢复也最有利,小病小手术,我亲自上手,你还用担心么?”

简宁“嗯”了一声,兰乔又说:“一个小时后我爸爸会联系你,怕白家找你麻烦。”

“他们就算找到我这一介平民,又能怎么样?你别多想了,过去之后,安心把孩子生下来。”

兰乔点点头,这次逃亡,恐怕是他最后一次去人类社会。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是本墨鱼的生日呢,要听好听的话哈哈哈!【扭动~~~~~

☆、意外情敌

领教过这里的冬天,临产的孕夫不敢再逞能,即使已入初春,他仍然穿了件宽大的黑色长款羽绒服,多少能把在人类眼中无比古怪的身材遮盖一二。

黑眸黑短发,一踏上这片土地就觉得,他还是从前那个兰乔。

那个只属于任江的兰乔。

回到那套满载着回忆的房子,他庆幸分手那天任江没问他要回钥匙,也庆幸没有换锁,可迎接他的却是满室厚厚的灰尘和彻骨的冷清。

看来,任江已经彻底放弃了。

把包放在沙发上,明明很累,却仍是不甘心地像往常一样收拾起客厅和厨房,然后虚脱地靠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门口,仿佛不久后任江会准时下班回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腰背累得随时要断掉,孩子在腹中大展拳脚,很难熬,可身处这里,温暖便源源不断。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拿孩子冒险,孩子必须呆在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才选择回来生下他。

屋里安静得可怕,挂钟停了,好像时间也静止了。

兰乔不声不响地一直坐到满室漆黑,也不愿开灯,觉得坐不住了,便摸回卧室床上躺着。在空气中漂浮的微尘味道中,他盖着羽绒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钥匙** 锁孔的声音猛然响起,在宁静中显得异常清脆而尖锐,兰乔“腾”地从床上坐起来。三下两下将羽绒服穿好,躲到最里面大衣柜后的空隙中。

这里与门平行,至少进来的第一眼不会看到他。

这个时候谁会来?会是任江吗?

心狂跳不止,可一听脚步声就知道不是任江,他有些庆幸,也有些失落。

来的人是任峰……公司需要的一份资料任江翻箱倒柜找不到,最后才想起是落在这里了,他坚决不肯来取,只把钥匙交给了任峰。

任峰先去书房,找了一圈后没有,就又来到卧室,瞬间兰乔屏住呼吸,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这时任峰也很疑惑,因为客厅里的干净程度根本与几个月彻底不管的情况不符。他拉开床头柜抽屉,文件正在里面,奇怪的是,底下还有本影集。

影集里照片不多,全是任江和兰乔,有单人的,也有合影。他仔仔细细一张张看过去,看过一遍,又从后往前再看一遍。兰乔的位置在他身后,将一切都看得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