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1/2)

三人忙说没什么,其中有一个还大言不惭地说现在青涩的很流行。

任峰笑了笑,不置可否。

兰乔低着头,脸色很差。餐桌礼仪对他来说简直跟喝白开水一样,是已经成为本能的事,但这些人既然以为他不上台面什么都不懂,那就顺着他们的意思也无不可。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根本没必要让他们意识到自己错了。

饭后又打麻将,兰乔还是坐在任峰左侧触手可及的地方。期间不乏任峰对他嘘寒问暖、亲自喂酒、或者使唤他点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总的来说,任峰把暧昧制造得非常成功,当然从他带着兰乔出现开始,大家就对他俩的关系深信不疑了。

麻将后还有洗浴,仁峰没去,而是在众人心知肚明的目光中,带着兰乔先离开。

在地下停车场,兰乔终于冷笑着爆发了。

“你不就是想逼我和任江分开么?别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行吗?请你顾忌一下你们任家的脸面,和你的老婆孩子。”

任峰悠闲地靠在车上,抱臂笑道:“你误会了,今天我其实是想告诉你,我对你有兴趣,难道这样我还要顾忌这个顾忌那个?”

兰乔愣了,任峰继续说:“经过几次交往,我发现你并非是我最开始想象的那种……傍大款的人。你外形好,有个性,学识也不差,所以我希望跟你深入交往,你不妨考虑看看。”

“改变策略了?”兰乔反应过来,讥笑道,对他的示好嗤之以鼻,“任江说你从小就抢他的玩具,因为你喜欢看他生气看他哭闹,想必这个习惯一直没变吧?”

顿了顿,任峰摸出根烟来点着,吸了两口,“这个会所是我的私人产业,这样的产业我还有很多,比起任江,我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

“你以为我会在意你这点儿小钱?”兰乔哭笑不得,“你以为这就是我跟任江在一起的目的?”

“no,你又误会我了,”任峰竖起食指晃了晃,“我已经说过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我的意思是,我比任江更有能力给你承诺,保证你有一个安定的将来。”

“一个有老婆有女儿的人,说能保证我的将来?我看你真是有病……”兰乔盯着他半晌,收起冷笑,严肃地说:“其实我能猜到、也能理解你的心理。你是长子,被逼联姻,感情生活不如任江自由,你一定很羡慕他、并且多少嫉妒着他的吧?所以你才以哥哥的身份百般阻止?”

任峰完全无动于衷,仍是自信、淡然地笑着,“你想得太多了,我今天的目的,只有刚才跟你说的那一个。恋爱中的人都没有理智,你凭什么不信我,又凭什么百分之百地信任江?”

兰乔无奈,“我说不过你,我可以不说。但你改变不了我的想法。”

“我只是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多谢抬爱,那是不可能的。我终于明白任江为什么讨厌你……”

正说着,兰乔突然闷哼一声弯下腰,右手扶着车门,左手按上小腹。

“你怎么了?”任峰紧张地灭掉烟,贴近他站着。

兰乔没答话,暗自牵引灵力,但很不幸,频繁的灵力疏导大概已经让胎儿习惯了,现在效果几乎是零,疼痛愈演愈烈,不过几十秒就让他头上冒汗两腿发软。

他咬住下唇撑着车门,极力忍住痛得想要跪下的冲动。

很明显这是动了胎气,弄不好会出血、弄不好,还会流产。

“你怎么样?有药吗?我送你去医院?”任峰按上他的肩,想把他扶进车里。

兰乔坚持不动,闭着眼睛硬忍,调整呼吸,像是想要逐渐适应疼痛,“不用,不用去医院,麻烦你送我去建东路、通德大厦……”

“通德大厦?”任峰自言自语,似乎在想那是什么地方,“真的不去医院?那我送你回任江那儿,让他回家照顾你?”

“劳驾!送我去建东路!”兰乔怒了,憋着一口气大声吼出来,“如果你不愿意我就自己去!”

说完他猛喘几下,紧缩的疼痛转为裂痛,像有什么东西撕开了似的。忍不住呻/吟一声,眼前开始黑影重重、头晕目眩。

“好好好,送你去建东路,快上车,要帮你吗?”

“不用了,谢谢……”咬牙说完,兰乔一头栽进后座,抱着肚子趴了下去。再次试图用灵力缓解,可现在这样做的结果除了让精力更快消耗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任峰不是点儿不清的人,心里来来回回打了几个转,决定先按兰乔说的做。他车速很快,可惜路程有点儿远,足足开了近半个小时,到地方时,兰乔已经疼得站不住了。

“你住在这儿?”看着这座号称大厦实则很破败的建筑,任峰终于想起了这里哪里,“真不需要帮忙?要么现在给任江打电话?”

兰乔弯腰捂着肚子,下了车摇摇晃晃往前走,只当什么都没听见。

脆弱的身影很快淹没在夜色中,任峰突然觉得,自己或许有些过分、有些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