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1/2)

“你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难道你想在这儿站一晚上?”

兰乔还是不动,他叹口气,握住那细瘦的手腕,将人拉了出去。

一路无话,到了地方任江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兰乔报出地名时他会觉得熟悉,这条街离他们公司不远,是赫赫有名的地下室出租集中区,房租相当的便宜,当然条件也相当的差,居住的大多是外地来打工的底层人员,鱼龙混杂。

心里突然抽了一下,原来兰乔就住在这种地方。他虽然没钱,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任江实在想象不出,兰乔住在那种一间大屋子里摆满铁架子床铺的地方,是怎样的情景。

他住得惯吗?会被人欺负吗?还是住久了之后,就会跟里面很多不上道儿的人同流合污?

这么想着,兰乔已经道了谢,走下车子,站在车窗前。

“我不会多想的,你尽管吃吧,我知道,你其实是喜欢吃的。”

任江愣愣地看着留下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后就走入那片破旧建筑的兰乔,片刻后恍然大悟,回头一看,那袋子东西果然留在了车上。

“操!”怒骂一声,他郁闷地趴在方向盘上不肯起来,觉得自己很失败,各种失败。这么简单的事,他怎么就搞不定呢?“我知道你其实是喜欢吃的”,兰乔说这话的时候,一定把他嘲笑惨了吧?

很没素质地爆了一阵儿粗口,心里终于痛快了些,他掏出电话,拨给吴海。

再不找个人给他支招,他就真挺不住了。

“老吴,问你个事,如果有个人口口声声说喜欢你要追你,然后就像个跟踪狂一样整天在你眼前晃,给你做好吃的好喝的,你拒绝了很多次都不顶用,那要怎么办?”

“这还不简单,直接打出去呗!”

任江一愣,咧着嘴问:“打出去?”

“是啊,怎么,你舍不得?舍不得就是你也喜欢他哦。”

“胡说什么呢,烦都烦死了,喜欢个毛啊!”

“那为什么不打出去?单求眼不见心不烦,你任二少的手段难道还不够多么?”

“真的……打出去?”任江犹豫着问,他现在脑子不太清楚,很容易被人拐上邪道,

“当然,如果有女人这样唧唧歪歪缠着我,我肯定先甩两耳光再补上一脚扫地出门!”

“……”任江浑浊的眼珠转了转,下定决心,“好,就这么办。”

“哎我说,追你的人是谁啊,是不是上次在gn那个……”

可惜吴海话没问完,就被过河拆桥地挂了电话。以为得到锦囊妙计的任江趴在方向盘上喃喃自语:“没错,下次他再来,就把他打出去,两耳光再补上一脚,我还不信了……”

吴海对着电话骂了两声,也喃喃自语:“我跟你胡说的,其实我从来不打女人。”

兰乔在人类社会并没有住处,但说这里也不算全错,因为他穿梭真灵国与人类社会的入口,就在这里的一个墙壁上。他没有立刻回去,而是怀着一个根本不可能的期待守在这里——也许任江心里不安,会在聚会结束后回心转意到这里来找他?

坐在角落里他低声发笑,怎么可能呢?

事实证明,确实不可能。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至今为止,他对任江的计算从未出过错。所以他既不会惊喜,也不会失望,不也挺好么?

看看四周无人,他将手掌附在墙壁上,催动灵力,很快,墙上出现了一个放着紫色光芒的光圈,中心的实体渐渐变成透明。兰乔从圈中跨过去,光芒随之消息,再看时,已是完整结实的墙面。

兰乔不知道,任江晚上喝了很多酒,醉得路都走不了,却在秘书送他回家时吵吵嚷嚷地不走正道,非要从公司后街上绕一下才罢休。然而回到医院的他,却意外地发现白楚居然正坐在他办公室里,披散着及腰的银发,银眸中闪动着明显按捺不住的怒火。

作者有话要说:呼……今天的第二更!

攻君近来被整得脑袋有些乱哈哈~

今天那苦逼的英语考试啊,除了选项其他都认识o(╯□╰)o

明天还有二更呦~~~

☆、第八个夜晚

白楚抬头望着他,眼眸中的侵略性一览无余。兰乔顿住,莫名其妙。

“你……在这儿做什么?”

才刚往前走了两步,白楚就唰地站起来,一动不动盯着他,一身让人倍感压迫的气势。突然兰乔手腕一痛,白楚一个转身,拽着他手腕生生将人按在墙上,姿势暧昧至极。胳膊上传来一阵干涩微痛的摩擦,兰乔用身体向前顶了一下,意欲反抗,却发觉两个多月来不断下降的体力在白楚面前根本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