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2)

“你家那位不管你?”兰乔在办公桌前坐下,跟准备下夜班的简宁交接工作。

“他?”童蒙一脸骄傲,“他现在什么都听我的!”

“是么,真是幸福。”

童蒙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兰乔略显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看童蒙与科室的其他护士杜攸等人开心地聊着,突然很羡慕。

童蒙也是科里的护士,没心没肺的,活脱脱一只开心果,是科里年龄最小的,却是最早结婚的,而且很快就怀了孩子,现在已经七个来月了。

耳畔的欢声笑语仿佛将他隔绝在另一个世界,他打开病历夹,准备安排今天的工作,可没看几行字就开始头晕。最近他只要不上班就去围堵任江,睡觉少得可怜,吃喝上更是不在意,单用灵力培育胎儿,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看来,必须把拿下任江的计划加快了。

“兰医师你不舒服?”正闭着眼睛按太阳穴,童蒙撑着腰走到他跟前,低下头关心地问,“你脸色好差,黑眼圈也很重啊……”

童蒙郑重其事表情严肃,兰乔感激地笑笑,“还好,就是最近有些忙,休息得少。”

童蒙恍然大悟地点头,又摸了摸肚子,“那我得赶紧把宝宝生下来,回来帮你们!”

大伙儿笑起来,兰乔也不得不跟着敷衍笑容。看简宁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回家,他赶紧叫住他,“简医师,因为一些私事,这几天我想换换班,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童蒙与杜攸对望一眼,兰医生果然很忙啊……

简宁回过身,“可以,你把你能上班的时间写下来,其他的我来上就行。”

“谢谢。”

“不客气,”简宁看向童蒙,一贯冷硬的脸部线条变得柔和了些,“童蒙,多主义身体。”

童蒙受宠若惊,手放在额边敬了个礼,眼睛弯成一条线,“遵命!”

兰乔戴上缓解视疲劳的框镜,埋头工作。几个护士都知道他一工作起来就专注得可怕,并且非常讨厌被打扰,便连忙压低说话声音,出门右转到护士站继续聊。

任江在公司主要负责销售这一块,这次去外地出差三天,落实了一笔订单,心情大好。秋天的中午坐在办公室宽大的皮质靠背椅上,伴着电脑中低回婉转的乐曲,享用着美女秘书端来的香菇鸡排饭和热咖啡,真是浑身每一个细胞都透着说不出的惬意。

一身米色套装的秘书侧身站在落地窗前,端着咖啡杯向下望的画面十分养眼,任江时不时抬头欣赏一二,但见秘书浑然忘我,不禁奇怪。

“ta,你看什么呢?都看了十几分钟了。”任江边说边端起餐盘走过去,颇为三八地向下一瞥,结果两手一抖,差点儿没把鸡排饭扔出去。

“任少你不知道,那个人这几天一直在下面坐着,弄得全公司从前台到各部门经理,但凡是女的都开始注意他了,没办法,实在长得太帅,”ta一边解说一边给任江让出一个视野极佳的位置,啧啧两声,“遗憾呐,要不是我已经订婚了,我还真……”

任江斜瞪她一眼,ta立刻住嘴,笑嘻嘻地解释:“不好意思任少,我们就是闲了八卦一下,没别的。大家怀疑,他可能是想进咱们公司,先踩点儿来了。”

“想进咱们公司?”任江自言自语道,原本的嘲笑语气最后显得颇为无奈。他进公司,难道是想跟他上演禁断的办公室恋情?

“他这几天一直都在?”

ta没想到任江会关心八卦,愣了一下点点头,“是啊,朝九晚五,特别准时,而且不挪地方。”

任江没接话,机械地舀了一勺鸡排饭送进嘴里,认真地打量起那个人。

楼下有个圆形喷水池,兰乔就坐在水池边上,低着头不声不响地啃面包,身边放着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还有两本书。任江鼻孔里嗤笑,这家伙,挺会利用时间的嘛。

清洁工正好经过,兰乔连忙将面包、矿泉水和书呼啦一下全抱在怀里,让开位置,站在一旁的样子有些呆滞,还有些局促和窘迫。突然间他像被惊醒了似的,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放在眼前看看,接着又抹了一下,似乎想要确定嘴上到底有没有面包屑。

任江一怔,这个动作,就像一把软毛刷子在他心上挠了几下,抓得人痒痒,却舒服得很。

清洁工离开,兰乔坐下,把东西放回原位,继续啃面包。

他穿着休闲款的白衬衫,腿上是一条浅灰色运动裤,脚上是帆布鞋,都是叫不上牌子的货色,却让人觉得异常舒适柔软。任江相信人靠衣装,但也相信,有气质的人能将廉价货提升好几个档次。

兰乔啃完面包,抹了抹嘴,接着看书。他速度不慢,没一会儿就用修长的食指和中指相捻推过书页,但他看得很认真,有时候会皱起眉头,有时候会露出豁然开朗的神色。

此时的办公室里回荡着杨千嬅明亮的声线,一首《再见二丁目》冷清悠远。虽然是秘书选的,但任江对这首歌也有了解,讲得正是林夕那个才华横溢的gay那求之不得的爱情。

“满街脚步,突然静了;满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这一刹,我只需要一杯热茶吧;那味道,似是什么都不紧要……”

在看兰乔,渐入深秋,他穿得那么薄,会不会冷?在风口处一坐就是一天,只吃一个干瘪的面包,喝没有温度的矿泉水,会不会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