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1/2)

蒋弈痕没料到金今对他会这个态度,顿时愣住了,又想上前,金今往后退了几步:“你觉得很好玩?”

蒋弈痕撅了撅嘴:“金今哥我找不到你快急死了,我来得很小心的,没人看到我。”

“看到我了?现在回去。”

金今毫不心软地说,现在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危险,再说就算是蒋弈痕也好,他家的产业依然在这个国家,虽然政商隔行,但如果有人想针对,也并不会多么难。

“我不!山下也有我家很多人在,你别怕,我就是……很久没见想你了!”

蒋弈痕黏着金今,金今的表情很快从厌烦变得无奈,此时刚刚那个男人开口了:“人家不欢迎你还不走,你狗皮膏药么蒋弈痕?”

此时蒋弈痕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压根没把那人的话放嘴里,而是转过身让开视线:“金今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蒋顾樘!”

金今眼中含着嘲讽看着很著名的蒋家野种,刚刚因为太讨厌他了所以没看清,此刻发现果然能把外貌协会的蒋弈痕骗到手,长得很周正、带一种冷酷的气质,似乎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

金今对这人从头到尾没有好印象,毕竟是他拐着蒋弈痕走上一条很难走的路的,金今翻了个白眼没说话就转过身,朝餐厅里走,边走边道:“我早饭呢?”

蒋顾樘眼底划过一丝笑,没把金今的言行放在心上,只看着有点不开心的蒋弈痕,问他:“人帮你找到了,现在能跟我回家了吗?”

蒋弈痕冲蒋顾樘摇头:“不回,我陪金今哥住一阵子,住完我自己回去,行吗?”

“不行。”

蒋顾樘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终于微微冷了下来,蒋弈痕最近越来越不听话了,娇纵又任性,大概是跟他这位姓金的野生哥哥学的。

此时蒋弈痕眨了眨眼,突然满眼的鬼精灵,他走到沙发边上坐在蒋顾樘身边,撒娇道:“那哥哥陪我一起住在这里好不好?这里有好多房子呢!”

“不好。”

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响起,金今嘴里还塞着面包,语气很含糊,他用力把面包咽下去,对蒋弈痕说:“我留你一天,一天还不走我把你从山上扔下去,你拖家带口的当我这里度假村吗?”

蒋顾樘伸手摸了摸蒋弈痕的脑袋,像摸小狗一样:“哥哥在欧洲有正规的度假村,我们可以出国玩,不住这种山寨的。”

蒋弈痕眼看着自己的两个好哥哥要打起来,连忙跑来跑去地安抚,跑着跑着眼睛里就含了眼泪,满脸的委屈和难过,吸着鼻子道:“我就是想来陪陪金今哥,为什么这么难呀呜呜呜……”

金今在餐厅里皱着眉,蒋顾樘在沙发上表情也不好看。

“别哭了!”金今无奈地呵斥蒋弈痕:“你们住隔壁那栋房子!一个星期就走!听见没?”

蒋弈痕愣住了,蒋顾樘站起来看了眼金今,眼中无奈而不甘,而后立刻走向蒋弈痕,伸手给他擦眼泪,声音很低、含着很难听出来的安慰:“不是说在外面不准哭的吗?他准我们住了,现在把行李拿过去,我一个星期后必须回s市,你得跟我一起回去,答应吗?”

蒋弈痕边掉金豆边点头:“答……答应……”

第六十一章大冒险

蒋弈痕是从唐岳他们那里得知金今不见了的,唐岳几人都在b城,这时候b城形势不算剑拔弩张,但也隐隐有了些硝烟味,金历杭被某位开朝元老保了出来,即使表面上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但对b城那群人造成的威胁不是一点点。

所以唐岳他们不能正大光明地去找金今,为了金今,也为了自己的家族。

而蒋弈痕所在的s市本就是金历杭势力范围,同时蒋弈痕家族属商,与政治毕竟有壁,既然唐岳几人没办法得知金今在那里,蒋弈痕便去求他哥了。

蒋弈痕的拿手好戏就是又哭又撒泼,蒋顾樘不是治不住,是看蒋弈痕在他面前那样哭唧唧的样子好玩,乐意宠着,便找了蒋家在国外养着的国际侦探和特种兵,一周的时间便锁定了金今的位置,然后带着蒋弈痕过来了。

蒋弈痕得到准许和金今一起住之后迅速变脸,破涕为笑地去缠着金今,问东问西,问他这些天怎么过的、问他之后打算怎么办、说自己可以帮忙把金今偷渡出去。

“……偷渡?”

金今看了眼蒋弈痕,蒋弈痕点头:“坐我家私人飞机去我家的岛上,我去过的,应有尽有。”

金今叹了口气,听蒋弈痕天真地勾画着关于他们未来的美好蓝图,蒋顾樘已经回了隔壁,大概在办公。

“蒋弈痕。”金今打断他,蒋弈痕抬起头,圆不溜秋的眼睛喜滋滋地盯着金今。

“下午去钓鱼吧。”金今主动邀约,蒋弈痕激动万分,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去钓鱼。”

“我这边只有两根鱼竿和两套渔具,你现在下山买吧。”金今摆出一张童叟无欺地笑脸看着蒋弈痕,蒋弈痕继续点头,然后站起来转头往外跑,边跑边喊:“哥哥!陪我下山!”

不出十分钟,门口那辆全方位防弹车便开走了,金今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看向同样在办公的廖骏生,问他:“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廖骏生停下手里的动作喝了口咖啡看向金今:“不到九点,夏和上来叫我,说可能出事了,下去的时候夏和带了把枪。”

想到廖骏生和夏和肯定也是自己刚刚那样一副惊弓之鸟般的样子金今就有点想笑,廖骏生看金今眼底隐着的笑意,主动继续说:“我差点和蒋顾樘打起来,后来看他们人多我没主动挑架,觉得会吃亏。”

“噗嗤!”金今笑了出来:“你还挺机灵。”

“不过和他们出去的话还是要注意,有点招摇。”

廖骏生不再逗金今笑,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金今点头:“会的。”

下午金今便带着大部队一起去钓鱼了,蒋弈痕根本不会钓鱼,钓了三分钟就没耐心地抱怨:“怎么还钓不上?是不是河里没有鱼?我们下山买点放里面呗。”

金今横了他一眼:“再讲话把你扔进去。”

蒋弈痕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只能安静地举着杆子,举了会儿说手酸就让后头的保镖举着,自己腻到蒋顾樘身边看他掉。

“什么时候能钓到啊?”蒋弈痕小声地和蒋顾樘咬耳朵,蒋顾樘看着他:“快了,钓到了给你吃。”

“好!哥哥最好了。”蒋弈痕伸手抱住蒋顾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蒋顾樘依然面无表情一派威严的样子,眼底却漾着些温情。

“肉麻……”夏和在边上吐槽蒋弈痕,他听说过蒋家,但不知道多了个私生子,更不知道现在这私生子掌权当道,现在知道了只觉得这蒋弈痕为了家庭地位过于谄媚。

蒋弈痕不爽地看了眼夏和,他知道这就是那回让他金今哥哭了一场的男的,心想反正恶心死人不偿命,他喊了声“夏和”。

夏和转过头来看,就见蒋弈痕又抱住蒋顾樘,在他嘴角亲了好几下,接着撒娇道:“你也亲亲我。”

蒋顾樘冷酷着脸,一手拿杆一手按住蒋弈痕的后脑亲了下他的嘴唇,夏和浑身一个哆嗦,站起来绕远,坐到金今另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