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2)

说着金今眨巴了两下眼睛,伸出手摸了摸廖骏生的车玻璃:“你这车防弹吗?”

“不防。”

这时车已经拐进西山公馆,金今突然嘿嘿笑了一声,廖骏生别过脸看他,金今眉眼神色张扬,脸上盈着笑意:“要是我爸没进去的话你知道我现在得是什么吗?”

“我可就是太子了,我爸才不是叛国,他跟人家斗失败了而已。”

金今说着说着吸了吸鼻子,突然将双手捂住脸,声音哽咽:“我爸可好了。”

有水光从金今的指缝中透出,金今在座位上缩起来,整个身体一抽一抽的,吸气声不断。

廖骏生叹了口气停车,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身体凑过去,将缩成一团的人抱进怀里。金今开始难受了就停不下来,逐渐哭出声,他将脸埋在廖骏生胸口,双手紧紧抓着廖骏生的衣服,浑身颤抖。

他想起了过去金历杭教育他的许多话;想起了金历杭说金今以后做什么都好就是不准从政;想起了小时候坐电梯幽闭恐惧症的时候,金历杭当着一群大人物将哭得快断气的自己抱起来,朝那群人无奈地笑,说:“我家儿子没办法呆在电梯里,下一层楼停一停,我带他出去走楼梯吧。”

廖骏生按住他的后脑,带着安慰的力道,低声在他耳边道:“会没事的。”

金今抬起头,哭得眼睛鼻子嘴巴通红,眼泪含在眼睛里,目光悲恸绝望,眼泪顺着下睫毛滴落,他摇头:“不会没事的……我不知道他关在哪里,我这辈子都不能见到他了……”

金今哭得有些缺氧,紧紧抓着廖骏生深呼吸了两下,眨了眨眼睛,眼泪大滴大滴往下落,廖骏生眉头紧锁,他将金今搂得更紧了些:“你好好活,照顾好你母亲,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宽慰。”

金今不说话,他此时什么都听不进去,脑子里嗡嗡的像开了架直升飞机。

五六分钟后他才停止抽泣,廖骏生黑色西装胸前那块的颜色被眼泪洇得更深,像凭空绽放了一朵花。

哭完之后金今呼吸不稳,靠在座位上缓神,漆黑的夜里只有黑色辉腾打亮两束光,车内开着空调温暖如春,车外寒风萧瑟,随风乱舞的树木因为强烈的灯而泛着惨白的光。

廖骏生伸出手碰了碰金今湿乎乎的脸,帮他揩了揩眼泪,金今侧过头看他:“走吧,我没事了。”

廖骏生抽出一张纸递到金今手里,发动车子,转进辅路之后就到21号和22号了。

刚转进去廖骏生便顿了下,金今依旧情绪低沉,将面纸撕得一块一块的也没有擦眼泪,金今意识到廖骏生的速度慢下来,抬起了头,表情也怔了怔,不知所措地看向廖骏生。

21号门口停了辆车,红色的法拉利ct,是金今在廖骏生家门口见过的。而21号房子里灯火通明,明明房子的主人廖骏生还没回家。

“是我朋友。”

廖骏生低声解释,他将车开进车库,金今的情绪慢慢好转,开始被这深夜的不速之客影响,变得好奇,嘟哝着:“女性朋友?”

因为那辆车一看就是女生开的,廖骏生“嗯”了一声,金今脸上带了点揶揄的笑,明明眼泪都还挂在脸上。

两人下了车,金今睡了一觉起来不再泛累,情绪也在刚刚都释放完了,此时很轻松地八卦:“什么朋友?pao友?还是女朋友?”

廖骏生无奈地看了眼金今没有说话,21号的大门打开,有个身材高挑的女性站在一楼的落地窗前,朝廖骏生笑,整个人十分美艳。

“这个……我认识哎……”

金今不自觉惊讶道,廖骏生推开门让金今先进去,那女生快步走过来,声音却不像外表那样御姐,有些沙哑,含着喜悦对廖骏生说:“这么晚才回来。”

廖骏生颔首:“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员工,金今。”

那女生十分得体地朝金今伸出手:“你好,我是言蝶。”

金今伸手和她相握,心说还真是酥软无骨,唐岳大概要嫉妒自己了。

唐岳追求过一阵子这位国际名模,奈何名模眼界高,看不上唐岳这样的纨绔子弟,唐岳送了言蝶好些东西,都是强制送过去的,不管人家要不要,言蝶便把他送的所有东西一把火烧了,录了视频寄给唐岳,从此言蝶成了唐大少爷的意难平。

金今眼底带了些有趣的笑:“你是廖总的……pao友?”

大半夜出现在廖骏生家里,时不时晚上来一次,还穿得酥胸半露,不是** 就是吸男人精气的女鬼。

作者有话说:廖骏生:赖账是不可能赖账的,大不了我给你算利息,到时候连本带利还给我。(万恶的资本家)

第十三章不要拍我

言蝶没想到金今讲话这么露骨,她一愣,面上有些挂不住,求助地看向廖骏生,金今暗自咋舌,他还以为这姐挺豪爽的,没想到在廖骏生面前还是个小女生的样子。

金今耸肩:“当我没说吧。”

说着金今朝屋内走去,廖骏生伸手揽住愣着的言蝶,说了句:“没事。”

像安慰也像敷衍。

“他是?公司新人?”

言蝶看着自如地走到厨房里去拿水喝的金今,心中渐渐有了猜测,慌张中夹了些苦涩,廖骏生从来未出现过有男** 的传闻,言蝶是陪他最久的人,自问对他还算是了解。

廖骏生看了言蝶一眼,接着将视线转移到走回来准备上楼的金今身上。

“普通员工而已。”

金今听到廖骏生的话后看向他,眉眼慵懒,手里拎着一瓶矿泉水上楼:“你们慢慢玩,我去睡了。”

他压根不在意,快进房间的时候隐约听到言蝶的声音,柔柔弱弱的:“那他怎么会住在这里?”

这之后金今就进了房间关了门,没听到廖骏生说什么。

早上起来的时候言蝶的车已经不在了,不知道一大早走了还是根本没留宿,金今坐沙发上吃面包,看廖骏生穿着睡袍从楼上下来,顿时挑了下眉。

“昨晚挺爽吧?”

金今的语气带着种男人才懂的情绪,廖骏生顺着金今的目光低头,敞开的胸口有几点粉紫色的痕迹,他拉了拉衣襟转向厨房,没理金今。

“模特搞起来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