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2/2)

男仆 温火 1599万 2021-12-17

从服装店出来左拐会经过一个巷子,狭窄但热闹,里面都是琳琅的小吃店。

一繁每次逛过衣服,就要来这里买关东煮。

这里窄小,人却多,对管家来说是最难跟踪的一块地方。

离近了怕被发现,离远了又怕被人潮挤丢。

一繁又是个oga,个子不算高,一头扎进人堆里找都找不到。

管家无奈,只能走得近了些,结果一阵拥挤下,竟迎面撞上一繁,连躲都来不及。

“我也出来买些东西。”

管家编了个蹩脚的理由。

一繁指指他身后:“那他们是做什么的?”管家回头一看,几个身形高大、统一着装的保镖戳在不远处,直勾勾看着这边,在熙攘人群中依旧屹立不倒。

大概是发现领头人被发现,他们就自动都不再遮遮掩掩了。

“好吧。”

眼见理由崩塌,管家无奈地扶额,“是先生吩咐的。”

一繁恍然大悟:“上次我看到那个长得和您很像的人也是您吧,我就说嘛,怎么会有两个人长得这么像。”

以往女仆们周末出去采买时,不管先生在不在别墅,管家都会留在房子里做事的。

一繁从小生活在这里,从那时起,年轻的管家就几乎和他一样鲜少离开别墅。

“您从我们第一次出来时就在吗?”一繁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连珠炮似的。

“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您出来了,那别墅怎么办?”“先生那里没关系吗?”管家很想对他说,因为先生觉得那些都没有你重要,但他不能越俎代庖,只挑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回答:“不告诉你是怕你不高兴。”

“这也是先生的吩咐吗?”一繁问。

“当然。”

管家回答。

一繁捧着一小盒关东煮,皱了皱眉。

热腾腾的纸盒温着他的手,让他的心也微微发软,为什么先生会觉得,如果他知道了的话,就会不高兴呢?虽然他有时候心大,稍显没心没肺,但未标记oga的身份有多惹眼,他是很清楚的。

只有这段时间和先生发生过关系,染上alpha的味道之后,走在外面时,落到他身上的目光才少了些许,但余下的那些仍旧令他不安。

现在他回忆起过去走过的路,想到有管家还有保镖们跟在身后,就顿时不再感到畏惧,这之后转身继续向前走时,也多了一份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就好像是先生走在他身边。

先生担忧他的安危,甚至要求管家放下别墅里的工作,转而带着保镖来暗中跟着他,他很开心。

也许先生不告诉他,是怕他因此而不自在。

但他恰恰觉得很安全,并没有什么不好。

他反而觉得先生很好。

一繁一边想,一边浅浅微笑。

他想着,自己要好好报答先生才行。

一段时间的禁欲过后,靳承迎来了春天。

一繁靠在他的胸膛上,软糯地说明来意与感激。

事出有因,靳承接受了他的示好。

这一次的一繁似乎很高兴,他笑得甜蜜又羞涩,跪在靳承胯部,主动要求** ,还艰难地含得比上次深了一些。

靳承慢条斯理摩挲他的发丝,喉结上下滚动,情欲从细微处不动声色地展露。

他们没有做。

漫长的** 结束后,靳承将一繁抱起,衔着他水润鲜红的唇,手从前后同时给予** ,让他射了两次。

发泄过的一繁软在靳承怀里,手指在胸口上若即若离地画圈,轻声说:“先生,谢谢您。”

刚刚的** 太过** ,他的腿根还在轻颤。

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把脸埋入对方的怀抱,先生的手便绕到后面环住他的肩,在后背轻拍,像哄幼稚的孩子好好睡觉。

很舒服,很温暖,也格外安全。

他脸上热热的,在发烫,小声嘟囔:“先生,我很高兴。”

先生的动作一停,旋即又揽紧了他,语气里染上几分笑意:“那就好。”

话音落后是片刻的沉默,一繁在这戛然而止的谈话结束后,感到有些混乱,他把耳朵贴到先生的胸膛上,剧烈振动的却仿佛依旧是自己的心跳。

他悄悄睁开眼睛,目光越过先生的颈项,床头灯微弱地亮着。

他怕黑,光太强时却又睡不安稳,于是从他们睡在一起后,先生就会给他留一盏灯,又侧身抱住他,宽厚的肩将他的视线阻隔,让他只看到从先生身后泄出的一点光亮。

先生放柔声音,很轻地问:“还有什么是想要我做的吗?”他抬起头时,蹭到了先生下巴上浅浅的胡茬,也忽然听清了先生的心跳。

一下接着一下,急促、狂乱,而且有力。

一繁莫名其妙地六神无主、方寸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