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2/2)

男仆 温火 1415万 2021-12-17

大家都知道他正度过一段艰难的时期,无论是指** 期还是其他。

但一繁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他想了很多办法,做特殊的准备。

他从来不曾看透过先生,可是做了那么多努力,先生却离他越来越远。

先生拒绝他的求欢、第一次和女性约会······桩桩件件事情罗列起来,推着一繁向前走,身不由己地踏出每一步。

他横下一条心,就没打算再回头。

工作上出了些问题,这天靳承到家时,天色已经很晚。

管家接过他的大衣挂到衣帽架上,经过的佣人们个个噤声,较平常安静许多。

靳承心下存疑,但没有过多在意,转身上楼去。

房间整洁,空气中没有oga来过的痕迹,反倒多了缕花香。

靳承一眼便望见那株玫瑰,鲜红,娇艳,插在床头的透明花瓶里,根系浸着清水,瓣上落着月光。

他草草瞥了一眼,便走去浴室洗漱。

等到靳承再出来时,房间里的灯却被关掉了。

落地窗外的月色洒下来,只映亮几处空间,其余照不到的地方皆是一片漆黑。

床上安卧着一个微微起伏的轮廓,边缘被勾勒得发亮,像处微妙纤细的留白。

靳承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这些天一繁做得一次比一次出格大胆,他只当看不见。

有些事来得太快太急,就成了错误。

靳承的眉紧锁着,短短一瞬间,心中含混的情绪便翻涌而上,填满大脑。

他三两步走到床边,动作不经意透着些许气恼。

他应该原则分明地拒绝,然后赶走这个不开窍的oga,让人去闭门思过,想明白这些日子里的每一个为什么。

靳承长臂一扬,粗鲁地掀开被褥。

一个干净、漂亮的oga,无所知般卧在靳承的床上。

床垫偏硬,可他仿佛很舒适地侧卧着,像一汪水。

月光描摹他的脸庞,明明是携着目的而来,他却好像是被来人冒失的动作惊醒,缓缓睁开一双眼睛。

瞳仁模糊不清,深处闪着两点光。

他穿一件黑白相间的女仆制服裙,背德却** 。

缎面绸面交织,花一般的袖口,裙摆洁白柔软,落在床上的每一道褶皱都浮起光华,一如夜晚月下波光粼粼的水面。

甜美的信息素渗入包裹着玫瑰花味道的空气中,对一个健康的成年alpha而言是致命的诱惑。

一繁默默将人看着,一双眼含情,试图诉说所有渴求。

先生却只站在床边看着他,一动不动。

“先生······”他心下焦灼,有些难堪。

先生只围了条浴巾,姿态却显得要比他体面。

他咬了咬嘴唇,跪坐起来,探手去触碰先生** 的腰腹。

出乎意料的是,先生没有躲。

一繁的手很凉,缓缓压实,温度就从掌心爬上来,让他的脸也随之泛起热意。

他吞了吞口水,一双纤细的手臂绕到后面,环住先生没有半分赘肉的腰。

手下的皮肤烫得灼人,腹肌紧实,沟沟壑壑块垒分明。

他诚惶诚恐地将唇贴上去亲吻,感受起伏的纹理,也反将呼吸喷洒在这方寸之间。

先生却猛地动了。

一繁猝不及防,被人钳住一条胳膊,先生下手没轻没重,分毫没留情面,揉捻下的肌肤** 辣地疼。

一繁痛得抽气,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他随即便觉出胳膊上箍紧的力道似乎放松些许。

他深深呼吸,鼓足勇气再次贴上去,印下一个个轻柔的吻,放软声音含混不清地唤:“先生······”先生没放开手,却也没再做任何事情。

一繁沿着肌肉的弧线一路缠缠绵绵吻下去,浴巾阻碍住去路,他顿了顿,轻轻用嘴衔住那块碍事的布料。

先生不说话,他却觉得愈发燥热起来,愈发浓烈的信息素味道失去了遮拦,肆无忌惮涌出来,侵占口鼻,没过头顶,要将他溺毙在情欲的海中。

浴巾滑落到地上,一繁不好意思低头看,就贴着先生的下腹悄悄抬起眼睛,对上一道幽深的目光。

他被这一眼看得羞耻到了极点,脚趾都蜷缩起来,鸵鸟般又将脑袋埋下去。

alpha大都有强悍的性能力,体能、力量以及天生的体型优势。

随着束缚解除,那狰狞的性器就跳脱出来,烫的,硬的,青筋纹路一道道纵横,与一繁近在咫尺。

一繁怔怔看着,几乎失了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