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1/2)

氪金恋爱法则 暮寒久 1571万 2022-01-01

空间不知何时封闭了起来,江绵感觉自己的脑子稍微有点混沌,对徐独的警惕心在不由自主的降低。

像是被徐独强行干扰了一样。

“你€€€€”

“你能不能摘下面具给我看看?你声音这么好听一定也长得好看。”徐独温柔道。

江绵有一瞬间的清醒,但下一刻,脑海中逐渐迷蒙,他被语言引导一样朝自己的脸上伸去。

“啊€€€€我知道了,江…绵,你是不是江绵?”

逼仄的柜子中仿佛被无形的撑开了一道屏障,徐独看着这个他一时兴起逗弄的人,越来越觉得有意思。

这世上妖魔鬼怪邪,最多的就是鬼怪,这种东西由人而来,人多,鬼怪便杀也杀不尽,但还有别的东西,这些东西才是那些白袍人会出手干预的存在。

徐独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只会读心的邪物。

江绵果真坐直身体:“你怎么知道我叫江绵!”

徐独微微一笑,上钩了。

他语气缓缓引导:“因为我就是你认识的人啊,你忘了吗,我叫€€€€”

找玩家都快成了江绵的执念了,他急道:“你是陆陆羞,对不对,你是不是陆陆羞?”

徐独状似无奈的点头:“对,是我,我还爱养花,家里有一大片花田,人也挺乐观,最喜欢到各处旅行享受生活,所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寻找”是江绵心中最深的执念,徐独一读一个准,但是他千猜万猜,没有猜到江绵是一只伪装的十分成功的鬼怪。

江绵抬手,接着解面具的动作,徐独一双眼睛几乎全然变黑,深不见底的沼泽一样。

直到他猛然间察觉地上只有一道剪影。

脸上的笑意僵硬了一瞬,徐独骤然开口:“等等。”

江绵停下:“怎么?我可以给你看看我的脸,如果你真的是他一定会认识我€€€€”

徐独却猛地站起身来:“你不是人?”

灯亮了,又熄灭掉。

江绵跟着走出藏身的柜子,在一片黑暗中问道:“……难道你不应该知道吗?”

徐独见了鬼一样,重新上下扫视了江绵一圈,才压抑不住的再次笑了出来。

刚还说看不见同行,这不就迎头撞上一个?真是有意思极了。

“江绵,你一只鬼,在鬼屋里装鬼干什么,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我带你玩更好玩的东西。”吓人有什么意思,吓死人才好玩呢。

徐独的嘴唇红的不正常,眼睛却是黑乎乎一片。

江绵没看到,心底反而骤然一松,他果然知道自己是鬼!还不怕他!

“所以你真的是玩家?!”

徐独哪知道什么玩不玩家,他和善的笑了笑,语气诱哄至极:“是我,你要跟着我走吗?”

掀不掀面具好像已经不重要了,江绵心内有些抗拒,但神色迷茫,他下意识伸手,但徐独还未将手触上去,就感应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寒凉悚然之气。

这股气息十分熟悉,让他想起了曾经被那群白袍疯子追着杀的日子。

眼神微微向下,徐独在这只小鬼的左手上看见了一个戒指,他缓缓拧起眉头,这个东西,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江绵突然出声:“陆陆羞?”

徐独收回视线,正准备应声,被关住的小鬼屋外就传来了敲门声,那声音很是礼貌的响了两三下,又等了两秒,接着毫不客气推了开来,鬼屋暗淡的走廊地灯照射进来,徐独营造起来困住迷惑江绵的障突然砰的一声炸裂成碎片。

江绵还未出障,无意识道:“陆陆羞?”

徐独感觉有点不对劲:“你等€€€€”

“你是谁。”门外的人毫无预兆出声。

徐独恢复瞳色看过去,语气不太好:“……你又是谁?”

他的话音刚落,周身就猛地升起一阵剧烈的灼烫,比曾经遇见过的任何一个白袍玄师都要让徐独感到不妙,他甚至隐约在余光处捕捉到了无风腾起的蓝金烈火。

完全的,丝毫抵抗不了的恐怖压制袭了上来,偏偏四周仿佛铸造起了牢笼动弹不得,徐独好像听到了自己的骨骼在紧缩作响。

活了几百年的时间,这是他第一次无限靠近死亡的威胁。

那个声音蕴藏着压抑漠然的气息,眼神看了看他和江绵快要触到的手,缓缓又重复了一遍:“你,是谁。”

第三十一章晋江发表

徐独几百年来塑造的三观遭遇了毁灭式崩塌。

鬼怪有好有坏,恶鬼时日一久自会消散,好鬼或许还能苟延残喘一番。但邪物不同,邪物不由什么而来,他们随机而生,生来便拥有各种存活的能力,在世间来回流窜。

所以那些白袍玄师才会出手绞杀制衡,邪物也没有善念,但本事却五花八门极为难搞,这也是徐独曾经从各种围剿中脱逃的活命本领。

但徐独没想到,来南城见一个老朋友,路过一个根本不放在眼中的小鬼屋,戏弄了一只偶然遇见的小鬼,还能遇见他妈的这么不是人的€€€€人。

离谱!那些玄师都死绝了吗!放着这么大一个隐患不闻不问!

徐独猛地收回伸向江绵的手掌,疯狂震动的第六感在警示着他快逃,但此刻的他竟然连身形都隐匿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