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1/2)

氪金恋爱法则 暮寒久 1486万 2022-01-01

“你怎么了?”

洪业:“我有一个朋友……”

江绵:“然后?”

洪业:“他现在陷入了一个两男交加的境地。”

江绵:“嗯嗯。”

洪业:“要答应其中一个旧友的请求,就得背叛另一个新友,江哥你长得帅,你说我该怎么办?”

江绵不太明白长得帅怎么就能解决问题了,但还是认真开解道:“这有什么难的,你看谁更可怜你就帮谁呗。”

江绵说着收拾好东西,转身爬上上铺,和洪业复制粘贴一样的死人式躺平后,无缝衔接着道:“其实我也有一个朋友。”

洪业探头:“啊?”

“他一无所有流浪在外,唯一可能联系到的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只能到处打工谋生,整天在大街上盲目发单寻找,偏偏身体不好还不能经常晒太阳,不然就头晕眼花命不久矣。唉,你说他可不可怜?”

洪业泪光闪烁,半晌哽咽道:“太可怜了。”

江绵“嗯”了一声:“现在知道怎么抉择了吗?”

洪业:“放心吧江哥!绝对不把你供出去!”

江绵:“嗯,谢了,睡吧。”

洪业:“好嘞我明早给你带早餐呜呜呜你太难了!”

话音落下,空气祥和的安静了几秒。

接着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大草震上了444的天花板。

江绵阖着眉眼假寐,嘴角透着一丝计谋得逞的微笑。

第八章陆氏(三更)

洪业第二天早上是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起床的。他起来的时候江绵还在睡,本想趁机摇醒他报复回来,但莫名的有贼心没贼胆,已经完全被江绵昨晚那一出给镇住了。

和这样的人玩,不得被玩死。

要真把完美对口的江绵供上去,有朝一日这位小金丝雀出笼,一定会回来啄死他。

惹不起惹不起。

洪业小心出门,在外面跑了一圈,又勤快的打扫了一下射击馆的卫生,才拎着两个包子一份豆浆回来。

回来的时候,江绵还没醒,洪业不敢吱声,乖巧的在下铺等了一会,眼看着豆浆都要凉了,才鼓起勇气踩到了上铺的台阶上。

“江哥,早饭我给你买回来了。”

江绵一动不动。

洪业:“肉包子!最大最贵的那个!”

江绵置若罔闻。

洪业伸手敲了敲上铺护栏,安静如鸡的等了两秒,正准备直接上手推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件很是恐怖的事情。

他的小江哥,睡觉好他妈像一个死人。

脸色惨白唇色浅淡,一双眼睛紧紧闭上,银发散落枕头,双手交叠腹部,腿脚蹬的笔直,白色的被子整整齐齐的盖到下巴,好像一晚上就没动过。

说实话要不是颜值在这撑着,洪业绝对要哭爹骂娘喊救命。

“帅比就是不一样啊……瞧这睡得跟出殡似的。”

“江哥,江绵,绵宝?”

然后洪业发现,江绵胸腔几不可查的起伏了一下,下巴微扬长吸了一口气,状若僵尸闻见人味儿原地复活。

洪业低低的喊了一句“我的妈”。

扒着护栏的手发自内心的颤抖。

江绵感觉到耳边嗡嗡的响,好容易将自己从深度休眠的状态中捞回来,睁开眼睛就见洪业跟死了爹一样的看着他。

“咳,”他清了清嗓子,“怎么了这是?”

洪业一行热泪都要落下来:“爹您醒了?您再不醒我以为您死了呢。”

江绵:“…………”

靠。

睡的太沉忘了这还有一个活人。

他连忙调转状态,十足完美的假装“呼吸”了几下,笑着安慰室友道:“放心,你看,我还能呼吸。”

洪业泪汪汪:“你别说了,快下来吃包子吧,你再不吃包子就好像要吃我了。”

江绵直到走进卫生间,才知道洪业为什么一副吓得不轻的状态。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晚上过去,脸色没怎么修养好,反倒比前几天更添一抹惨白,偏偏因为苏醒唇色变得鲜红,再配着这头妖异的发色,和刚醒的木楞眼神,还真有那么一点厉鬼的意思了。

“这下可好,这还不得把‘陆陆羞先生’给吓死,但愿他看到的不要是一个半透明的我。”江绵抹了一把镜子,视线在食指的初始化戒指上停留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