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1/2)

温唯和沈青相谈甚欢,樊仁悄无声息的凑过来,一双手暧昧的揽住他的腰,“亲爱的,我抓到你劈腿了哦。”沈青眯起眼睛,看着樊仁的妖媚模样,温唯拿开他的手,“你胡说什么,这是朋友。”

“朋友?”

樊仁舔了舔唇,故作懵懂无知的凑过去,暧昧的扫视着沈青,“你们两个,满身都透着** 味道,还朋友?”沈青的眼神落在他的脸上,温唯无辜的抬了抬眼睛,第一回交锋,一切进展顺利。

“哎呀,那好吧,我实话实说,我们就是关系不寻常。”

樊仁凑近了他,一双眼睛仿佛看透一切,温唯毫不畏惧的迎视,若是让樊仁看出他有一丝一毫的心虚,恐怕他的计划就得全部泡汤,“那位顾先生呢?”

“拖您老人家的福,掰了。”

沈青低垂着头,并不开口,他潜意识的认为,这件事并不单纯,温唯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哦?这么说,我可以勾搭他了?”

“随便,他还有个哥呢,老婆刚怀孕,一起送你。”

“算了吧,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我也干不出来。”温唯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哦?你还有人性呢,我以为你见到男人就** 呢,原来你不是啊,噢,我知道了,你喜欢** 的,你就是个受虐狂,对不对,老子要不是嫌弃你,里里外外上你几万遍,我特么不把你送上手术台,誓不罢休。”

温唯凑在他的耳边,语气阴狠无比,对于樊仁,他真的是束手无策。

樊仁看着他的表情,委屈的撅嘴,“干嘛那么狠,你需要对我温柔些,只不过现在,我对这位先生感兴趣啦。”他搂住沈青的肩膀,沈青的眼神落在他的那只手上,低头轻笑了笑,略带嫌弃的拿开。

温唯了然,根据顾风临的描述,沈青有洁癖。

樊仁看着他清高的表情,“都是男人,碰一下没事吧?”

“不好意思,我过敏。”

此时此刻的温唯已经准备专心看热闹了。

祸水东引,借刀杀人,相当的成功。

他更没想到,沈青的所作所为,竟然如此配合他,樊仁倒是从没觉得自己多么高贵,只不过最起码他也是个男人,更何况他被追捧那么多年,沈青那显而易见的嫌弃,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于是温唯不厚道的笑了一声。

樊仁的眼神变了变,温唯一向知道樊仁其实是个心狠手辣又不择手段的男人,他的残暴和嗜血,绝对不输给任何变态狂,温唯格外注意他的表情,樊仁又露出那副纨绔的笑容,“别这样嘛。”樊仁撒娇的时候,温唯都觉得恐怖,这样的男人,他真的惹不起啊,这就是个烫手山芋。

也不知是谁喊了樊仁的名字,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沈青一眼,就离开了。

沈青继续漫不经心的喝酒,温唯忍不住提醒他,“那可是个难缠的家伙,你小心点。”

“有多难缠。”

于是温唯就简单介绍了樊仁,沈青表情淡然,完全看不出任何,“原来就是个公交车。”温唯听着这话挺别扭的,怎么总觉得像是在说自己?不过温唯随后就释然了,他都是你情我愿,也不收钱收物,不比任何人低人一等,樊仁性质不同,几乎和公交车划等号了。

“他报复心很强的,人脉很广,你小心点啊。”沈青露出笑容,“怎么,你还担心我啊?”温唯确实有点心虚和愧疚,但是如果沈青和樊仁棋逢对手,或许能够碰撞出更多的火花也说不定。

“嘿嘿,那当然啊。”

温唯和沈青的话题还没结束,余生就急匆匆的走过来,“温唯哥,走廊楼道里有点突发状况,你过去看看吧。”温唯跟着他过去,远远的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身边还站着两个酒保,温唯凑过去一看,竟然是陆少羽。

“怎么是他?”

“温唯哥,你认识他啊?”温唯听余生说了前因后果,原来酒保发现走廊躺着一个人,就去汇报给唐寒,唐寒忙的不可开交,陆少羽又不肯挪动,余生就只能找温唯了。

“先把人扶上楼。”

酒保伸出手,陆少羽就毫不客气的挥了他一巴掌,“滚开!别碰我牛寺歹朱彳亍云力纟且!”温唯舔了舔后槽牙,冷笑一声,他的脚毫不留情的踩在陆少羽的手背上,陆少羽痛呼,温唯蹲下身,“要么给老子起来,要么滚!”

温唯再伸手扶他,陆少羽就已经不反抗了。

温唯把他扔在床上,拿出手机准备给宋亦打电话,结果一直显示无人接听,温唯把他扔在房间,自己就去了隔壁房间,知会了顾风临一声,今晚就在酒吧留下了。

第152章你是不是傻

结果他睡的正熟,突然被手机** 吵醒,宋亦激动的声音传来,“温唯,是你吗?!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没拿手机,才看到。”温唯听到嘈杂吵闹的声音,他平静的问了句,“你在哪?”

宋亦迟疑了几秒,“有事吗?”

温唯听到小男生的声音,正娇柔的敬酒,不难想象他究竟在哪里。

温唯抬手捏了捏眉心,示意自己冷静,杀人犯法。

他平静的说道:“陆少羽在我的酒吧,你能来呢,就把他接回去,来不了就算了,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再见。”温唯迅速挂断电话,扔在床上,恼怒的踹了一脚墙,“** 尼玛的,** 玩意儿,狗改不了吃屎。”

温唯真觉得气炸了,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他趴在床上,犹豫着给顾风临打电话,电话响了许久,即将被挂断的时候顾风临才接起,“嗯?”温唯听着他迷糊的声音,“顾风临,是我。”

“嗯。”

“你干啥呢?”

然后就没有声音了,片刻后传来他的声音,“睡觉。”温唯气的胸口疼,也不挂断电话,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顾风临打哈欠的声音传来,“你干啥呢?”

“下床,我困死了,靠墙上就不困了。”

“噗……”

温唯第一次觉得顾风临就是蠢萌蠢萌的小伙子。

“唉,算了,我也没事,我做噩梦了,就给你打个电话,你睡吧,挂了。”顾风临用力搓了搓脸,总算清醒些,“做噩梦,做什么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