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1/2)

洛棠疑惑的看着他,“你身边还有这样的人?”温唯挑了挑眉,眉眼间带了些许邪魅,洛棠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第138章你怎么这么烦人呢

温唯躺在病床上打点滴,上网浏览最高贵豪华又充满童趣的儿童房,顺手就把所有的照片都给顾风临牛寺歹朱彳亍云力纟且发过去,“来,照这个标准,给咱们家小祖宗来一间。”

顾风临顾不得看图片,他盯着那几个字,总觉得心里泛起异样的满足和甜蜜,咱们家的小祖宗,是不是温唯的潜意识里,也默认这就是两人的儿子?

顾风临吩咐助理去了美国查探温唯曾经的过往,为了弥补温慕,所以他打算亲手布置儿童房,奈何顾总哪里会摆弄这些,最后全家人齐上阵,忙活了三四天,才勉强有个模样。

温唯就是故意消遣顾风临,他甚至毫不担忧未来,温慕依赖他如命,顾家人想要温慕开心快乐,就必须同时接纳他温唯,温唯倒是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亲爹,保姆,宝妈,其实都差不多,因为他原本就不打算让自己受任何委屈。

遇人不淑,委屈他已经受够了,有钱有势就还想欺负他?没门!

所以温唯打完点滴后,就准备带着洛棠去约见宋清洋。

不出意外,工作狂没时间消遣。

洛棠和宋清洋,在各自的领域里都算是顶尖人物,名声,口碑,地位,金钱,全部拥有,却总是过分压榨自己,逼迫自己生产出更高的劳动价值,就像有钱人想变得更有钱,有名的想变得更有名,永远不懂得知足。

所以烦恼和痛苦大多来源于此,很多人只看得到优秀的人,所以逼迫自己变得更加优秀,鞭策的同时产生巨大的压力,就像洛棠作息不规律落下严重的胃病,以及宋清洋久坐的颈椎病,温唯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毕竟他研究起医学来也是个疯子,但是他现在毕竟脱离了那种生活,所以他又习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唠叨这两个人。

他都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了,最近的手机里也满载着各种养生方法,总觉得老了,力不从心了,所以该享受了。

“我说了不去,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闲?月底竞标,我忙的晕头转向,哪有时间理会你?!”温唯听着这无情挂断的电话,怨念的看了洛棠一眼,他又想起那些年被洛棠无情挂断电话的日子。

洛棠从他的眼神中就看出他的意思,“你确实挺烦人,忙的时候哪有空理会你。”

温唯邪气的勾唇,对着他晃了晃手机,第二个电话,打给顾风临。

抛砖引玉呗。

“你把宋清洋约出来呗,我听说慕慕的学校要举行亲子活动了,你如果没事,当我们的司机和保镖都行。”

这话说的,仿佛给了顾总多大面子一样。可是当事人的确乐不可支,当即挂断电话就开始骚扰宋清洋,宋清洋压抑着几乎暴走的情绪,这通电话如果是江易晗打来的,宋清洋会毫不犹豫的黑了他的账户,可是顾风临,就另当别论。

隔着手机屏幕,顾风临都感受的到宋清洋克制的情绪,“我去。”森森的语气仿佛要拆了温唯一般。

所以温唯听到顾风临说宋清洋同意了,顺便又把顾风临叫上了。

“咱们吃点啥呢?”

洛棠推了推眼镜,“火锅。”

温唯斜了他一眼,扯住下唇,“你看我满嘴的溃疡,吃不了。”洛棠嫌弃的皱眉,“撒点盐就好了。”

“滚,你是要我命啊。”

自从顾老太太开始夺孙之战,温唯就一直着急上火,胃出血需要忌口,他的溃疡更是无比痛苦,就那么短短几天,人又瘦了一圈。

父母还住在他的外公家,新房还没来得及挑选户型和地段,儿子还没来得及找秦莫凡看看,温唯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和抗压能力绝对强悍,就这种状况下他还没忘记撮合撮合其他人。

顾风临提前赶到,洛棠对他没什么好感,盯着面前的红油锅,面无表情的下羊肉,宋清洋赶到的时候,他都吃了个半饱了。

宋清洋戴着墨镜,径直坐在对面,下巴上一圈青色的胡茬儿,摘掉墨镜,那更是国宝级标配。

“我来了,说,你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啊,哭着喊着求我出来?”

温唯用公筷给他夹了点肉,“知道的你是老板,不知道的以为你去非洲挖煤了,你看你那样,我怕你猝死,请你吃饭。”宋清洋当真不客气,吃外卖一周多了,所以此时此刻的他只顾着埋头苦吃,对那个坐在对面的人,丝毫不关心。

洛棠只是在他进门的时候皱眉瞥了他一眼,对所谓的同类人,还没眼前火锅的兴趣大。

温唯握着杯柠檬水,浅尝辄止的喝,顾风临看着他,“你怎么不吃?”温唯没好意思说自己满嘴溃疡,默不作声的拿着蔬菜吃。

等到二十几盘牛羊肉全部消灭,温唯还真看出来了,这两个人是纯吃饭的!

“老宋啊,这是我好朋友,知名律师,洛棠。”

宋清洋皱眉,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听过,怎么,是个男的?我一直以为是女的。”

温唯轻轻笑了笑,“棠棠他妈妈就喜欢女儿,名字早就取好了,临出生的前一刻,都觉得是个女儿,没想到出来是个带把的,名字也不愿意改了,你看一眼啊,我们棠棠,比女孩还好看呢。”

宋清洋微不可查的皱眉,顾风临轻笑着调侃,“我说这场景这么熟悉,原来像相亲的。”

洛棠和宋清洋同时看向温唯,温唯实在心虚,洛棠笑的格外好看,“我就问一句,这个人跟你有一腿没?”

温唯一本正经的摆摆手,“没,人家搞技术的,看不上我。”

“噢~”洛棠这一声,意味深长,温唯也觉得有那么一丝尴尬,男人风流不羁倒也没什么,谁也不是什么纯情小男孩了,有几个前任都正常,若是宋清洋也跟他有一腿,估计洛棠心里得有点计较。

宋清洋倒是看出点端倪,洛棠话里话外,都跟温唯有关系啊。

温唯如果和顾风临确定了关系,这个人又跟他有了点什么关系,他这心里怎么这么难受呢。

宋清洋忽然意识到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面色更冷了,毫无征兆的就怒骂温唯一句,“你怎么那么浪呢,谁都能跟你有关系。”

温唯撅着嘴,吹了吹他的毛肚,“所以我有恃无恐呗,否则我这么嘚瑟,早出事了。”

第139章登堂入室

他这副态度又** 了宋清洋,他看着顾风临,“这你也能忍?风临,我认识你多少年了,第一次觉得你眼瞎。”

温唯就差鼓个掌了,“加油,你兄弟为了追我,老命都快搭里头了,要是让你搅和了,他得一把火烧了你们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