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1/2)

“也没什么,就是总会头晕,慕慕还非得带我来医院。”

温慕巴巴的说道:“那天奶奶做饭,差点晕倒呢,还磕到了头,爸爸快给奶奶看看啦~”温唯捏捏他的小脸蛋,“好,给奶奶检查,谢谢我们家宝贝心细如发,还带着奶奶来医院,长大喽。”

温慕可得意了,仿佛大人一般,拉住温母的手,还不到温唯腰间的小娃娃,背着小书包,喋喋不休的说道:“奶奶,慕慕带你去检查,你放心啊。”

温母和温唯对视,不约而同的笑了,温唯扶着温母,率先去了外科检查。

“老人家,您这血压也太高了些,实在是有风险啊。”温唯看了看数值,温母的血压超出正常人血压快一倍的数值,温唯感觉自己的血压一下子都上来了,心脑血管疾病最为棘手,也最爱纠缠这些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

温唯去拿药,跟温母温慕一同回家,温唯拿了一台电子血压计,又制定了一系列食谱,还义正言辞的要求温母每天和小区里的其他阿姨一起跳广场舞,从此以后,温母的血压不但恢复了正常,成为了广场舞的领舞大妈,温慕那广场舞,跳的更是有模有样,还在幼儿园的表演汇报上获得了一等奖。

秦莫凡准备下班的时候,诊室忽然走进来一个男人,秦莫凡看着面前的男人,悠闲的拿起桌上的水杯,“你怎么来了?”温唯顺势坐下,“你能不能给我看看,我这失恋后遗症,为什么持续了如此之久?”

第91章原来你是这种人(七更)

秦莫凡看着他眼下的乌青,眼中的脆弱憔悴一览无遗,整个人略显憔悴,显得无精打采。

“怎么了,你似乎有心事。”秦莫凡起身,去饮水机旁给他接了一杯水,轻轻放在桌边,温唯轻叹一声,格外沉默。

“你可以选择相信我,同为医生,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你既然选择来找我,就代表你会信任我。”

温唯挪动椅子,习惯性的趴在桌边,低垂着眉眼,盯着桌面,“我初恋回来了,他当初出轨,被我捉奸在床,然后我就随便找了个人,把我的初夜贡献出去了,然后我就出国留学了,在那期间,我有无数的情人,他们对我很好,可是我再也没有对谁动心,我不敢,我很害怕伤害,我觉得感情很不可靠,我觉得男人很不可靠,我忘不掉曾经的许多美好,我总是沉浸在过去,无法走出来,无法接受其他人任何的示好,我太害怕,我实在是不敢,这么多年了,我从未忘记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我以前其实很保守,性格十分内向,他在街上拉住我的手,我都会脸红心跳许久,从那之后,我性情大变,明明只是失恋,可是我就是觉得对于友情,亲情,都失去了期待,我觉得人其实很虚伪,很自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永远没有人会了解你的全部想法,一心一意待你好,与其去爱,不如单身,没有失望,也没有伤害,可是身边的人对你很好,他们希望得到你的回应,我会感动,可是却并不长久,我记得所有人给我的感动,我觉得我爱所有人,我觉得我变成了我最讨厌的那种渣男,我进退两难,举步维艰,很痛苦。”

秦莫凡听他轻言细语叙述他的往事,这间诊室,他听过太多的故事,初识不闻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他或许不是那个度化别人的人,却总是能够指点给她们一条明路。

“温唯,首先你要清楚,这个世界奢靡浮躁,却也真实善良,那些真挚的感情他确实存在,就在某些地方真实而又热烈的上演,可是感情这种东西,没有人清楚他的保质期到底有多长,聚散离合,原本就是生活常态,你的父母,亲人,朋友,从来就没有人会永远在你身边,每个人都只有一个人,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你会那样在意,说明你看重感情,所以你畏惧受伤,可是你永远把自己放在那个躯壳中,畏惧所有,你就永远走不出来。”

温唯双手拄着桌子,用力搓了搓脸,“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尝试打开心扉,谁对你好,只有你自己清楚,你尝试着给他一个机会,假装内心默默接受了他,暗中观察他,忘却那些伤痛,或许潇洒释然些,只当曾经那个男人不存在。”

秦莫凡没有感情经历,却总是能一本正经的规劝着局执中人,没办法,作为一名医生,总是要带来一些正能量,传递一些真善美。

温唯趴在桌上,秦莫凡还以为他在哭,于是就轻言软语的表达着自己的看法,温唯许久不曾动,不发一言,秦莫凡凑过去看了看,温唯趴在桌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睡着了……

说好的伤心求安慰呢?!

秦莫凡有些费解,只能轻手轻脚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他醒来。

温唯并未睡熟,大约半个小时后,他腾的一下子爬起来,倒是使得秦莫凡受了惊吓。

温唯看着秦莫凡受惊的模样,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和** 手臂,“额,不好意思,睡着了。”

“你确定你为情所困?”

“嗯。”温唯沉沉的应了一声,秦莫凡瞬间觉得有点尴尬,“易晗最近有点意难平,我们约了今晚泡温泉,不如一起,你顺便把话跟他说清楚,你应该知道,他的心事吧。”

“因为不戴套?”

秦莫凡无奈的说道:“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他喜欢你。”温唯面不改色,他确实猜到了。

“泡温泉……不错。”他咂咂嘴,心驰神往。

“这不是重点!”

温唯惆怅的叹息,“我不太喜欢江易晗,我跟他挺像,所以适合做朋友,他的真心,也不应该扔在我这儿。”

秦莫凡恍若未闻,脱下白大褂,换上寻常普通的衣服,“这种东西,也不是我决定,他是我兄弟,我自然不忍心看他难过。”

“所以你忍心看我进退两难?”

秦莫凡拍拍他的肩膀,“没事昂,反正你都难过那么多年了,也不在乎再多几年。”

“** ……”温唯简直难以置信,“原来你是这种人。”

江易晗见到温唯,反倒异常沉默,温唯莫名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所以全程都没有看江易晗一眼,也没有同他搭话,归根结底,他心虚啊……

他享受被追捧的感觉,万千宠爱集一身,谁不喜欢啊,只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做人啊,到底还是要知足些。

所以温唯对宋清洋格外热络,倒不是他对这个人有什么想法,温唯发布的短视频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时常被粉丝吐槽,身为一个连美颜滤镜的都不用的超级大ip博主网红,他实在是问心有愧,虽然让宋清洋这种大神级别的人物教他如何剪辑视频,做特效,有点大材小用,但是总归要物尽其用嘛,温唯觉得这是个非常不错的想法。

宋清洋手臂搭在池边,难得惬意享受,偏偏身边有温唯这只“小苍蝇。”

“ps好学吗?我看牛寺歹朱彳亍云力纟且着特别复杂。”

“不配合其他软件吗?我看别人都是好几个一起用。”

“有没有不付费的软件啊。”

“我剪辑的时候他总有问题,你能不能给我个超级简单的教程?”

宋清洋骤然睁开眼睛,温唯讨好的凑过去,一双手忐忑的落在他肩膀处,轻轻捏了捏,“嘿嘿。”那副狗腿讨好又谄媚的模样啊,简直淋漓尽致,宋清洋重新闭上眼睛,天气如此晴朗,他不必如此暴躁。

“网上都有教程,自己去学,我不会。”

“你骗人,我在网上看过你剪辑的视频,大神的操作啊,教我啊~”

宋清洋睁开眼睛,“滚!”

第92章我要膨胀了

“嘿,我还治不了你。”温唯冷哼,一双手无所顾忌的摸上去,宋清洋立刻挥开他的手,“发骚找对面两个人,别对着我。”

“教不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