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

恰好临近高考,附近中学的学生全体要来医院的体检中心体检,温唯连哄带骗的把顾风临叫来了。

他发现这个所谓的牛寺歹朱彳亍云力纟且老板,脾气还不错,有点志趣相投的感觉,最起码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疏离感。

有了顾风临,还得有温慕啊。

他的宝贝儿子最怕抽血了,温唯也不敢随便在家给他抽血,他都恨不得直接拉着两人进检验科了。

温唯状似闲聊,“老板你什么血型啊。”

“a型。”

温唯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般,他儿子是b型血,他自己是ab型血。

抽血简单粗暴,直接扎进顾风临手指头,温唯想象那是他儿子白** 嫩的手指头,瞬间心疼的不得了。

温唯假装有事忙,抽了血就跑了。

温唯握着针管,抱着他的儿子,“宝贝啊,爸爸要抽你的血了,别害怕哟。”温慕小脸几乎吓的惨白,看上去就要哭出来了,温唯好一顿安抚,小家伙依旧颤抖不已,温唯几乎愁白了头,“张医生,你来一下。”

张扬轻声安抚他,温唯紧紧抱住温慕,只露出他莲藕般的手臂,针头扎进去,温慕就哭了,温唯连忙哄他,张扬利落的抽血,然后用棉棒按住他的针孔,温唯顺手按住,一直哄着温慕。

好不容易等温慕不哭了,温唯把另外的血液交给他,“再帮我验一次。”张扬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瓶血液,“谁的啊?”

温唯十分平静,“我的呀。”

张扬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他分明看到温唯同顾风临在一起,如果他没猜错,这瓶血液,一定是顾风临的,可是顾风临,跟温唯的儿子有什么关系?

张扬百思不得其解,拿到报告的时候,他却什么都明白了。

“温唯,你的报告。”温唯打开看了一眼,几乎毫无悬念,温慕的亲生父亲,就是顾风临。

温唯嗤笑,他这找爹之旅,似乎也太顺利了,几乎没有任何坎坷。

张扬握着另外一份报告,似乎胸有成竹,如果他把这个消息卖给顾风临,也不知会有多少好处,顾氏集团的小少爷啊,注定就异于常人,顾正惜结婚几年,至今无儿无女,温慕,不被顾风临捧到天上去才怪呢。

第43章我都有儿子了?!

张扬仿佛看到了他灿烂的未来,于是他就给顾风临打了个电话,或许每个人掌握着对方命脉的时候,都会露出最为丑陋贪婪的嘴脸,张扬一改往日恭敬态度,语气悠闲邪魅,“喂,是顾总吗,我这里有一个你绝对感兴趣的重磅消息,你想知道吗?”

顾风临看见屏幕上的陌生号码,“喝多了吧。”

“顾总,别急着挂电话啊,事关温唯啊,您不想知道,您的亲生儿子,怎么会在温唯那里吗?”顾风临瞬间皱眉,不自觉的握紧手机,“我警告你,说话要慎重,我哪来的儿子!”

“是呢,我们顾总可是黄金单身汉,哪来的儿子,那我手里的亲子鉴定报告,又是怎么回事?”

顾风临深深呼吸,“我们可以见面谈吗?”

“自然。”

张扬报了地址,顾风临完全顾不得其他,哪怕只是个闹剧,他也非去不可。张扬等候在咖啡馆里,瞧见顾风临进门,对着他招了招手,顾风临走过来坐下,反客为主,“说吧,怎么回事。”

张扬轻轻抿了口咖啡,动作不紧不慢,从公文包里摸出那份报告,径直递给顾风临,顾风临瞧见那份报告上面的数据,冷笑一声,“你怎么证明这是我和那孩子的鉴定报告?”

张扬瞧见他纤细修长的手指,“温唯好谋算啊,你一定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你来体检吧。”刺破手指的痛隐隐传来,顾风临逐渐握紧拳头,温唯的看上去毫无心机,究竟瞒了他多少事,此时此刻,他十分怀疑这人接近他的目的,甚至于机场那场荒唐闹剧,焉知不是预谋?

“会不会诊断有误?”

“顾总,你怎么还怀疑自己的员工呢。”

顾风临简直难以置信,“如果温慕是我的孩子,他的母亲是谁,温唯又怎么会抚养他。”

“这些我就不得而知了,你应该去问当事人。”张扬笑意盈盈,顾风临看着他,轻笑一声,“你把这些告诉我,有什么要求?”

“不敢,只不过,顾总,你觉得这个消息值多少钱,你觉得顾氏集团的小少爷身价几何?”

顾风临看着他,撑着额头轻笑,不愧是他的员工,察言观色,心细如发,懂得把握机会,为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这些原本无可厚非,“所以呢,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百万,然后出国。”

顾风临欣赏他,却有些看不起他,温唯找他,势必信任他,他却背信弃义,张扬倒也精明,温唯难保不会得到顾风临的青睐,若他知晓真相,恐怕就会借机报复,还不如拿了钱远走高飞,届时时过境迁,谁还会记得这些事呢。

顾风临心情好,倒是也没难为他,“好。”

他难掩内心激动,竟然在晚上公然登堂入室了。

温唯打开房门,眼睛都直了,“额,你怎么来了?”拿到报告的一瞬间,温唯连辞职的心思都有了,最终否决,却暗下决心,从此远离顾风临!

这念头还没维持两天呢,这家伙都登堂入室了,温唯的任何情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父母,进过他的家门,除了……宋亦。

“我找你有事。”

温唯点点头,迎了他进门,温慕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盒酸奶,顾风临径直走过去,蹲在他的面前,专注的看着他,温唯瞬间就察觉出不对劲了,醋劲儿一瞬间就冒出来,这让他怎么看顾风临怎么膈应。

第44章是你儿子也不给你!

温慕瞬间喝光酸奶,“最后一盒啦,不能给你。”顾风临瞬间哭笑不得。

温唯抱臂旁观,声音冷漠,“快喝,进屋背单词去,再写一篇字帖。”温唯唯唯诺诺的看他一眼,顾风临摸了摸他的小脸蛋,对着温唯说道:“你怎么那么凶?”

“我对我自己儿子什么样,关你什么事?”温唯没好气的回道,温父温母热情招待,温母看着顾风临,“这孩子,生的真俊,跟个明星一样,来喝水。”